2016年12月16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82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1)

接受了800万美元军事援助而后中饱私囊的朗诺,必须对美国人有个交代。为了证明自己并非庸碌之辈,他决定打一场漂亮仗给主子看看。于是,就拟定了一个以磅通省省会磅通市及其周边地区为主要目标的作战计划,将之命名为“真腊——戈特洛”战役。随后,新闻媒体称之为“真腊第一”战役。
自打6月份以来,磅通市已经被越共部队围了个水泄不通,周边地区都在越共有效控制之下。城内,郎诺的政府军粮草断绝,已到饥不择食的地步,动物园里的鸟兽爬虫皆被宰杀吃光;城外,美军战机天天轰炸周边丛林地带,却如高射炮打蚊子,收效甚微。美国人对“真腊第一”战役寄予厚望,因为他们的情报显示,越共和柬共已经沆瀣一气,其总部机关都已迁到磅通的密林中,只是不知道具体在什么位置。但愿朗诺的地面战役能创造出一点奇迹来。
19709月上旬,“真腊第一”战役打响。政府军分水陆两路进攻。陆路是派出一个步兵师从斯昆、当古两地沿6号国家公路大模大样向北挺进;水路则是由一支武装巡逻艇护卫下的船队潜伏在湄公河的支流深河之上,等候陆路上的步兵师开抵磅通城下,水陆两条战线同时发起闪电攻击。作战计划是完美的,进展也极为顺利。水陆两方面几乎都没有遇到什么抵抗便在磅通城内会师。会师时间是99日。金边最高司令部立即向全世界发布战况公报,声称“真腊第一”战役取得伟大胜利,全歼围城的越共军上万人,战争即将结束。
然而,三天之后的深夜,6号公路沿线突然冒出无数的越共战士,犹如撒豆成兵,分别在斯昆、当古等地对朗诺的政府军给予迎头痛击。枪炮声响彻夜空。6号公路上的几座桥梁被越共蛙人同时炸毁,再次切断朗诺军的补给线。这是一场相当精彩的围城打援,朗诺的政府军被歼灭数千人。
美国人闻讯立即出动战机紧急增援,沿6号公路扫射、轰炸,但是晚了,越共部队已经撤回丛林中,欢饮庆功酒去了。

郎诺恼羞成怒,立即签署一纸征兵令,向全国征召一万二千名新兵,然后向美国主子伸手要钱要枪,积极准备来年复仇,发动“真腊第二”战役。
然而,还没等他的作战方案草拟出来,越共猛地一记左勾拳打过来,把他捶得鼻青脸肿。那是19701222日凌晨2时,一支越共正规师团奇袭金边西北郊的波成东国际机场——也是柬埔寨唯一的一个国际机场。有意思的是,这次袭击也是采用水陆两线同时闪电合击战术。那个夜晚是个名副其实的月黑风高之夜,伸手不见五指,对于擅长夜战的越共来说正中下怀。这一仗他们打得非常漂亮,全歼机场守军750多人,击毁敌机60多架,军车100余辆,摧毁弹药库和汽油库9座。
朗诺在酣睡中被电话铃声闹醒,手忙脚乱两个多小时,才调出军队前去增援。等援军赶到时,在汽油库爆炸后的冲天火光中怎么也找不到越共的身影了。人家早就撤离战场。
在这场堪称经典的战斗中,闪动着几个华侨战士的身影,他们正是彭子超、谢挺罡、贺云龙、郑志杰等。

柬埔寨波罗勉省越共控制区某处森林中,举行了一场简单的仪式。北越军官三刚少校宣布367特工团Z30小团成立。时间是19707月下旬。四米大尉被任命为小团长,三清上尉为小团副;北越人丁少源中尉、南方人五德中尉分别担任第一大队长和第二大队长;老狐狸二富少尉任中队长;另外还有两名中队长是华侨,来自金边的谢风和来自西贡的张越生,前者是准尉后者是少尉,专门负责情报工作。
越共的军队编制由低到高排序是:小队、中队、大队、小团、中团、师团,相当于班、排、连、营、团、师。刚成立的Z30小团是一个很特殊的军事单位,虽是营级编制,却只有一百多名战士,其中华侨战士就占去三分之一,而且绝大多数是柬埔寨土生土长的华侨,主要还是来自金边的侨青。彭子超等人就是他们中间的成员。
Z30的特殊之处就在于它的主战场是金边城,战斗方式是在城内打别动。因此,它甫一成立,便立即参与了策划攻打金边波成东国际机场战役的前期准备工作。从情报搜集到进攻路线的设计,用了三个月的时间,熟悉金边情况的华侨战士们为此立下了汗马功劳。
Z30成立后的第二天,彭子超等十余名华侨战士立即奉命潜回金边,执行特殊使命。上级交给他们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探明波成东机场的地形条件和寻找最佳攻击点。他们分成四个别动小组分头行动。已有三年军龄的彭子超是总负责人。这次任务他们完成得很出色,全拜一个人所赐。
这个人名叫周森,波成东机场里一名电气工程师,他是华裔,有着一半高棉血统。重要的是,他是Z30情报官谢风准尉的亲戚。这次谢风因承担别的任务没有回来,彭子超凭着谢风提供的地址很快找到他,请他吃早茶、喝咖啡,几天下来便熟络了。言谈话语间,彭子超欣喜地发现,周森是西哈努克的忠实拥戴者,对郎诺发动政变罢黜“颂岱欧”非常愤怒,于是就迅速切入主题,请他帮忙提供机场的情况。周森很兴奋,为自己能参与这次行动而深感自豪。他的动作很快,两周之后便拿出一张详尽的机场周边地形及军力部署图和一个袭击草案来。彭子超立即布置四个小组化装成农民分片实地探访、勘察,摸清每一个地形细节,据此对袭击草案进行修改完善,然后提交上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