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9日 星期一

烽火岁月....( 连载 - 83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2)

在彭子超和他的战友们全力以赴侦查波成东机场的时候,另一项秘密的创建跳板工作也同时启动。何谓“跳板”?城里的战士袭击军事目标需要武器弹药,而这些武器弹药又必须从森林基地运到金边城郊某一个隐蔽的地点,由于路途艰险而遥远,中间还必须设有一个过渡环节即中转站——这样一条完整的管道称之为“跳板”。别动队员接到信息后按约定的时间到“跳板”的终点取出“货物”,加以伪装运回城内。
Z30的第一块跳板是由谢风带领几个战士开辟建立的。由于当时条件的局限性,跳板的两头,再到彭子超这个终端,这中间的信息情报递送方式相当原始,全靠人力完成。而最适合干这种工作的也就是女人,不容易引起怀疑。为Z30第一块跳板传递情报的人是谢风手下两名女交通员,一老一少,非常优秀。
老的叫阿四婆,一个干巴瘦小的越南老妇人。六十多岁了,满脸皱纹,一口黑牙,花白的头发在脑后梳了一个髻,老人家时刻都离不开嚼槟榔,总见她盘腿坐在竹榻上,牙床不停地蠕动,口中一团粉红色的嘴嚼物来回翻动,其乐无穷。阿四婆表面看起来老态龙钟、眼花耳聋,其实机敏得很。她是一个有着十几年军龄的老交通了,艺高胆大,经验老辣,就连四米大尉对她这个老“越盟”也是恭敬有加,不吝赞誉。
少的叫吴小慧,一个二十四岁的潮州姑娘,曾在端华读完小学,因家贫便中断了学业,一头扎进生意场里摸爬滚打,练得一身机灵,秉承潮州人做生意的脑瓜和天赋,买卖是越做越油;她有一双贼亮贼亮的眼睛,能看透任何对手的心思;她还说得一口流利的柬语,越南话也毫不逊色,经常出入乡间村里,对河良渡口一带非常熟悉,是一块做交通员的好材料。她是在政变前一年才加盟越共的,介绍人是她的远房表姐黄少卿。一开始只为了和藏匿在森林里的越共做点生意,一来二往,便加入其中,成了谢风手下一员得力干将。
这一老一少配合默契,为Z30在金边城里展开的每一场战斗提供了保证。这次奇袭波成东机场战果辉煌,情报的及时传递立了第一功。而完成这次惊险传递的交通员正是这一老一少娘儿俩。
当彭子超完成了侦查任务,来到与他单线联系的吴小慧家里,把周森提供的机场地形图和修改调整后的作战草案交到她手中时,吴小慧有点犯难了。以往的情报大都用卷烟纸书写,面积较小,常用的方法就是卷成细长条,塞到饮料吸管里,混在一堆走私货物中带进或带出金边,每次遇到盘查基本上都能蒙混过关,偶尔碰上刁蛮混横故意找茬的士兵,花点钱打点,最后也都平安无事。但这次有点麻烦了。麻烦就麻烦在这份情报资料太大太厚,而且还不能拆分成若干份,如何带出去呢?
吴小慧将这个牛皮纸大信封在手里掂了半天,斜睨了彭子超一眼,满脸不高兴,用越南话问:“什么东西?这么大。”
“不该你问!”彭子超冷冷地堵了她一句,也是用越南话。他和她相处时间并不长,满打满只碰过两次头,交接完情报就走人,对方的脾气秉性互相间都不甚了解,而且都以为对方是越南人。
“好好好。我不问。”吴小慧气儿不打一处来,反问:“你让我怎么带?你说,让我怎么带?”
“那我不管。这是你的工作。别问我。”
“哎,你你你这个同志,怎么这样说话呀?”
“你让我怎么说话?”
“我带不了。你找别人去。”
“这是任务!”
“我完不成!”
“完不成也要完成!”
“你想害我呀?衰仔!”后面那句“衰仔”是用潮州话骂出来的。
彭子超噗嗤一声笑了,改用潮州话说:“哦,原来是潮州人啊。”
吴小慧也笑了,说:“我怎么看你也不像越南人呀。衰仔。”
“还骂?”
“不骂了。不骂了。帮我想想办法吧。怎么带?”
“这份情报关系到一次重大战役的成败,你必须带出去。”说着,彭子超用目光一扫四周,屋里的陈设就都了然于心。他微笑着指了指一张靠墙的大木桌,上面堆着一堆整条叠摞的香烟和一个扁圆竹箩筐的烟草丝,说:“就用它们带。”
吴小慧立刻眉开眼笑,赞道:“你真聪明。我的好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