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102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11)

“但是这上面明明写的是国会议员代表团呀。”阿明用手指戳着报纸争辩。
“你准是看错了。应该是军事代表团才对。”郑志杰不肯示弱。
“别争了!争什么争!”彭子超瞪起眼珠子,制止他们俩的抬杠,粗声说:“这是假招子,障眼法,为的是不暴露他们的真实身份,你们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吗?”
郑志杰和阿明顿时闭嘴不语了。

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101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10)

翌日,天刚蒙蒙亮,彭子超就起床了。其实昨夜他就没怎么睡,脑子里一直在反复演练明天的袭击行动。这第一枪极其关键,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如果出现最坏的情况,他准备付出自己最宝贵的生命,与敌人同归于尽。
他起床后立即帮父亲拾掇整理煮面车。彭老伯在屋里听见响声,便问:“阿超,你在干啥呀?”

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

夢 湖....( 白墨 )


 
故鄉山水夢湖遊,一銷去國離愁。滿城風雨鎖紅樓,牆內春柔。

柳岸蝶飛鳥囀,鯉塘月照荷浮。世間仙境此園求,畫裡停留。

 ──《畫堂春》遊滿地可夢湖園1996.05.07

2017年8月26日 星期六

红色漩涡 ....( 连载 - 08 )....( 余良)

第三章   叢林戰火 ( 03)
馬呃營長重回團部任參謀長去了。副營長範歡升為營長。他三十九歲,個子高瘦,頭發中分,文質彬彬,沒有馬營長那種軍官的氣概。範歡上任後,對全營四百多名戰士進行全面調整,第十一、十二連仍為主力連,以北越戰士為主,少數越僑與柬籍战士為輔,十三連為支援連,北越戰士與南越人、越僑、柬籍战士各占一半,炮兵的十四連大部分為柬籍,指揮部絕大部分為北越人。從連長到班長,全由北越人擔任。

2017年8月23日 星期三

女 雄....( 白墨 )

     彙編《人物生歿錄》過程中,蒐集政壇女傑,公諸同好。。本欄寫過《女流》、《女人》、《女揆》,簡單介紹著名女中豪傑。今期這篇《女雄》,將世界各國女性總統、總督、總理全部羅列出來,供諸君參考。女皇將在另一篇專文彙編。由於報紙版面有限,不能將英文姓名、出生年月日、任期等資料附上,可以到《無墨樓‧麗璧軒》博客瀏覽。

2017年8月16日 星期三

留 言....( 白墨 )

    隨著科技日漸發達,回到家急忙聽電話錄音成了歷史,留言已經從手機到微信,從語音到影像,從文字到圖案。自從視像電話普及之後,想彼此見面,不再只限於Skype,還可以在WhatsAppWeChatFaceTime等通過Wi-Fi免費使用,過去把整週薪金交長途電話費的日子已一去不復返。拜科技所賜,有來電顯示,知道來者是誰,很多人寧可讓對方留言也不喜歡接聽電話,如今,留言越來越多,也越來越長。留言的好處是,如果聽不明白,可以重覆再聽幾遍,而不必擔心耳朵不靈或英法語聽不清楚;特別是對方留下聯絡方式,如日期時間、電話號碼,可以詳盡寫下,避免出錯。

2017年8月5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100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9)

彭子超和姐姐彭子英很小的时候母亲就因操劳过度罹患重疾去世了,彭老伯就是靠卖笃笃面把这姐弟俩拉扯大的,然后供他们读书。一个人上学还勉强供得起,俩人就很拮据了。穷人的孩子早当家,彭子英知道父亲挣钱很辛苦,读完初一上学期说什么也不肯再上学了,帮助父亲走街串巷卖笃笃面,把读书的机会让给弟弟。但彭子超在端华也只读完初二就辍学投奔丛林,加盟越共去了。第二年,彭子英不甘寂寞,也步弟弟的后尘,失踪了。

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99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8)

“那如果第一组已经打响了,第二组要怎么做?”贺文龙问。
“第二组就立即撤退。”彭子超说。
“我来打第一组。”郑志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也打第一组,和阿杰一起。”贺文龙不甘示弱。
“你们都别争,听队长的安排。”谢挺罡笑着说。他是个美男子,脸颊上总有一对浅浅的酒涡,一说话就显出来,不笑也像笑着的,很有亲和力。
“我是队长,这第一枪必须让我先来。”彭子超断然说,“我和阿龙第一组,挺罡和阿杰第二组。”

2017年7月19日 星期三

書 山....( 白墨)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韓文公這副聯句收在《增廣賢文》中,千古流傳。古今中外經書如瀚海,典籍若繁星,只知道書名多似恆河沙數,但聞說篇卷密如廣宇星辰。想征服五洲疆土易,要攀登萬丈書山難。所以,入書山尋寶,誰言滿載而歸?涉辭海覓珍,或許空帆而返。

2017年7月9日 星期日

红色漩涡 ....( 连载 - 07 )....( 余良)

第三章   叢林戰火 ( 02)
第四天晚上,我們又出發了。
後半夜,我們進駐一片密林,匆忙整理周圍草木,綁上吊床,鋪上塑料膠布,在幾棵大樹下安個“窩”。挖了戰壕,傳達員前來通知,這里距一號公路一公里,距金邊三十五公里,是最敏感最危險的軍事區,夜里不可生火,白天不可有煙。
第二天早上,我突然發起高燒,接著又發冷,醫生診斷為瘧疾,給我喝藥打針。
第三天,又行軍,走了七、八個小時又回到原來的玉米地陣地,原來這兩晚又跑了三名越僑,為安全起見,只得重回舊地。

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 97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6)

“嗤!你编瞎话不在行,哄我玩呐。我看你们一定也是越共。”
“大哥,这话可乱说不得。我们是老百姓,地道的老百姓。真的。”阿明急得直摆手,一副受惊吓的样子。
彭子超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高脚屋下面的一切,耳朵捕捉住每一句对话,当听到高棉男人怀疑他们是越共时,决定立即离开。他张口刚要喊阿明回来,却听见一个清脆的女童声音从高脚屋上面传出来:“爸爸,谁是山玉春叔叔的朋友呀?我看看。”

烽火岁月....( 连载 - 98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7)

当吴小慧把一份卷在一支烟卷里的最新情报传递到彭子超手中时,正是农历春节的大年初三,西贡军事代表团后天就将抵达金边。他们的行动保持高度机密,新闻界一无所知,所有的报纸都没有相关的消息报道。
这是一个移动靶,必须随时锁定目标,方可扣动扳机,准确将它击中。
谢挺罡、贺文龙、郑志杰三人奉命轮班监视波成东机场。因为战争的缘故,正常的国际航班不多了,而且,由于西贡军事代表团的重要性,他们的抵达必定要受到官方最高规格的保护,这也是确认这一“移动靶”可靠线索。

2017年7月2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96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5)

1月底还剩五天,一份紧急情报从西贡传递到三刚中校的手里。情报说,西贡国防部军事代表团已确定于131日或21日启程前往金边,共15名成员,其中有大校4名,少将2名,其他人是作战参谋和技战术方面的军官,代表团团长是一名陆军中将。从成员构成来看,这个军事代表团的级别相当高。他们抵达金边后的下榻宾馆由朗诺政府安排,目前不详。
情报立即火速送达Z30小团长四米大尉处。而彭子超接到作战指令时,离月底只剩三天了。不过这不打紧,彭子超和他的战友们早已做好了充分准备。
一个星期前,彭子超从团部接受了七天强化培训回来之后,立即组织别动队员前去蓬西村取“货”。“货已运到”的信息是吴小慧传达给他的,还告诉他取“货”地点在一号公路上的三合板厂后面的蓬西村,联系人叫三达木。
第一次去一个陌生的村庄,敌情不熟悉,不可草率行事。彭子超决定先从队里挑选一个精通柬语的队员与他一同前往,先和山达木接上关系再确定下一步该怎么做。这个人选非阿明莫属了。

2017年6月28日 星期三

喜 遊....( 白墨 )

    來加拿大超過37年,卻從未到過海洋三省旅遊,頗感遺憾;為了圓此美夢,小女和女婿決定利用魁北克省慶和加拿大國慶假期,陪我們到紐賓士域省、斯高沙省、愛德華王子島走一回。他們在網上訂了六晚酒店,每晚一個地方,又製了行程圖,連幾點出發,到哪個景點吃午飯,哪間餐館用晚膳,哪家酒吧喝一杯,都清清楚楚,有條不紊。

2017年6月26日 星期一

《自信》....( 白墨)

劉禹錫的《陋室銘》,短短80餘字,讀後深為他的自信而拍案叫絕,「斯是陋室,惟吾德馨。」篇末引孔夫子「何陋之有?」達到了樂觀豁達、知足無爭的境界。

2017年6月24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95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4)

入夜。月黑风高。万籁阒寂的时刻,山达木将谢风一干人等领到一间高脚屋跟前,便按谢风的指令悄悄返回自个家中静候佳音。这是村里一个寡妇的家,少尉伦长期霸占了这个寡妇,就住在她家里。

2017年6月21日 星期三

暢 懷....( 白墨)

    滿地可的夏天充滿節慶,各式各樣的活動一浪接一浪,F1賽車、國際啤酒節、國際爵士音樂節、國際煙花節、美食節、加勒比海節、法語音樂節、嘻笑節、非洲節等,到處人山人海,令人應接不暇。

從五月到六月,又適逢母親節和父親節,餐館若無預定,想吃一頓好的也非易事。住在外地的孩子們都紛紛回家歡聚,共享天倫;遠在亞省愛民頓的曾任歐老師、廖如真老師夫婦,五個女兒分別從北京、多倫多等地飛回來,除了歡慶父親節,也給曾老師祝八八米壽,場面非常溫馨感人!

2017年6月17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94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3)

山达木的父辈兄弟五人全都参加了“越盟”,只有山达木的父亲带全家迁徙出来,从此脱离越盟组织,而四个叔叔都还留在下柬埔寨,继续为越共工作。父亲两年前去世了,一家老小六口人的生活重担压在四十岁出头的山达木肩膀上。好在他强壮得像头水牛,不惜力气,日子过得还算差强人意。没多久,三合板厂投产了,招收工人,算起来一年的工资待遇总合比种田的收入要高许多,于是他便去应聘并顺利入厂工作。不曾想好景不长,才干不到一年光景,朗诺政变了,战争毁掉了三合板厂,他不得不返回蓬西村,重新拿起锄头。

2017年6月10日 星期六

感 知....( 白墨)

   滿地可慶祝375週年生日,有Jcques Cartier大橋燈光秀,有來自法國的巨大木偶遊行,整個城市沉醉在歡樂氣氛中。當人們在享受和平的同時,卻傳來了英國曼徹斯特體育館爆炸事件,到目前為止,已知造成22死、59傷。這悲劇給自由世界蒙上了陰影,再一次喚醒世人,恐怖襲擊分分鐘會在我們身邊發生,危機感一刻也不能鬆懈,因為我們不是生活在真空
中,每一天都要經受考驗。

2017年5月25日 星期四

红色漩涡 ....( 连载 - 06 )....( 余良)

第三章   叢林戰火( 01)
引子:黑沉沉陰森森的世界就剩我們兩人,炮彈不时在周圍響起,我們極有可能未找到阮再的尸體便已葬身于此。
……阮再那被削去的臉部似一個黑洞,下巴與頭發隨著我们的奔跑有節奏地隔著黑洞不斷又開又合。

這時飞機轉回頭,在照明彈的照射下向我們射來一排子彈……。

2017年5月17日 星期三

觀 感....( 白墨)

  七個星期的亞洲之旅結束了,所見所聞都寫在遊記上,每一個鏡頭都留在照片中。雖然回來已半個多月,旅途中的一幕幕依然如走馬燈,浮現在眼簾,迴盪在腦海,每一個畫面都深深刻在記憶中,有驚險,有傷痛,有快樂,有溫馨。這些難忘的親身經歷,足以在日後寫回憶錄時提供參考。

2017年5月14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93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2)

五迪也慢条斯理的点燃一支香烟,顺便给三刚递上一支,将摇曳着黄色火苗的打火机伸到他的面前,给他也点着了。这个动作有效缓解了有点僵持的气氛,这才又接着说:“波成东机场大捷,我们367是立了头功的,尤其要感谢Z30的华侨兄弟们,他们干得很出色。但我们毕竟是配角,配合师团打的,战功主要是别人的。从今往后,在柬埔寨战场上我们要自己独立作战了。打西贡代表团是第一仗,一定要打响,打漂亮,即便不能全歼目标,也要让他们死伤一大片,造成轰动世界的影响,这是中校同志的想法,对吗?没错。我赞成。但是,我也认为四米同志的意见值得我们认真来考虑。在城里打别动完全是在敌人的眼皮底下进行,敌人很强大而我们很弱小,稍有闪失就会损失惨重甚至全军覆没。从爱护革命同志保存有生力量的角度出发,一定要谋划慎密。不打无准备之仗也不打无保握之仗,那怕只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都不打,一定要准备充分到百分之百的把握再出击。这一点你同意吗?中校同志?”

2017年5月12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92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1)

波成东机场一役朗诺集团的空军损失惨重。急火攻心,朗诺突发脑中风,送医院抢救后仍落下半身不遂的后遗症。“真腊第二”战役的谋划面临夭折。而现在正是战争的关键时刻,朗诺尽管非常草包,也不敢扔下他不管,否则会全盘皆输,为此,美国人与阮文绍磋商后决定,由西贡政府的国防部派出一个军事代表团前往金边,协助组织实施“真腊第二”战役。

2017年4月27日 星期四

《父親》....( 白墨)

忌辰天地暗,暴風雨,洗悲愁。哭稚子披麻,遺孀守寡,顛沛沉浮。何由?有鴻鵠志,任扶搖直上九霄遊。誰奈英華早謝,滿腔大願難酬。

悠悠,滾滾江流,東逝水,未停留。縱學通萬卷,才高八斗,貧則無謀。回眸!莫空落淚,刻嚴親教誨在心頭。且把盧門筆墨,化為縷縷溫柔。
──木蘭花慢‧遙祭先君

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

红色漩涡 ....( 连载 - 05 )....( 余良)


           第二章 跨国恩怨

战争打响了,就在奈良镇,大家的心都跳不停,北越兵兴奋地说:“天一亮,我们就解放奈良镇,你们家住那里的也可回家了。我们要一直打到金边去。”

一个晚上就能解放奈良镇,可我是不能回家的,我想。

天亮了,附近越侨村民喜气洋洋用十几辆牛车把我们连同粮食、背包等运到距奈良镇六公里的巴南市郊。

我们驻扎在一户越侨家里,主人以为我们参加了昨晚的战斗,热情为我们送菜送饭。饭饱闲聊间,主人陪我们谈论些南北越语不同的腔调。

2017年4月19日 星期三

《琴瑟》....( 白墨)

其一

雲上留詩雁字題,天涯比翼樂雙棲。
捱窮願作盧家婦,吃苦甘為墨客妻。
四壁皆書無寶玉,兩心同印有靈犀。
喜逢龍女生朝至,欲賦粗詞嘆手低。
其二

揮墨驅詩筆疾蹄,搜腸覓句贈賢妻。
有緣椰岸書窗倚,無悔楓園雪屋棲。
望族明珠生麗骨,名門碧玉出深閨。
蕙蘭香馥芳情谷,茵草芊蔥綠愛溪。
──贈內子二首

2017年4月11日 星期二

《紅顏》....( 白墨)

8月31日凌晨,美麗的戴安娜王妃在一場被記者追蹤的車禍中魂斷巴黎,香銷玉殞,享年只有36歲,令世人震驚悲痛,儘管英國皇室宣佈不會為戴安娜舉行國葬,但她高貴、博愛的形像已深深烙印在人們心中,向這位傳奇性人物獻花致哀的人龍絡繹不絕,比當年丘吉爾逝世有過之而無不及。

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

红 色 漩 涡 ....( 连载 - 05 )....( 余良)

    跨国恩怨
阿恩打開收音機,北京人民廣播電臺正播出柬埔寨柴楨和磅占兩省人民武裝力量進攻朗諾軍事駐地的消息。但有人不信紅色高棉能如此迅速組成軍隊,發起進攻。阿恩說:“這是祖國電臺,我們要相信自己的祖國。”大家才停止辯論。

天色漸晚了,朋友們陸續回家。我回到顯強屋里,全家人都因顯強三天沒回家而憂心忡忡。
天方拂曉,隔鄰的高棉人銀器加工廠又傳來陣陣敲打琢磨的刺耳聲,那煩人的收音機開得特別大聲,正广播金邊電臺列數西哈努克親王十大罪狀,工人們七嘴八舌罵西哈努克。不久,一個熟悉的聲音在樓下響起,是顯強回來了,他聽到那些工人的辱罵聲,忍不住說:“那些為朗諾政權服務的人,總有一天會受到人民的懲罰。”
顯強上樓來,關起房門,對我說:“形勢很緊,反動派到處抓人,許多越南同志被捕,

2017年3月27日 星期一

《手機》....( 白墨)


新聞報導,繼嚴禁開車使用手機之後,滿地可市政府近日呼籲採取一系列措施,改善道路和行人安全,其中包括禁止「低頭族」在過馬路時看手機、發短訊,違者將被罰款。

2017年3月17日 星期五

红 色 漩 涡 ....( 连载 - 04 )....( 余良)

    跨国恩怨
天一早,我和凤仪騎自行車經過奧林匹克運動場,來到接近宰牛市的毛澤東大道,中國大使館遠遠在望。在距大使館約四百米的地方,我們轉入右邊大土路,便望到唯一的一間四層樓建筑物,里面正傳出轟隆隆的機器聲。

這是一間華僑開設的布料染織廠,屹立在貧窮柬越兩族的民居群中,占地很大,四周圍有高牆和鐵絲網。兩只大狼狗在大鐵門內向我們猛吠猛沖,四十歲左右的高大華僑老闆聞聲出來,見了鳳儀,吆退狼狗,把門開了。經過主建筑的大門,我們來到左邊靠牆的狹長車間。車間里走出一個約六十歲、頭發稀疏、兩眼炯炯有神、步伐輕盈的越南老頭。鳳儀用越語對他說:“四伯,我介紹的人來了。”

2017年3月11日 星期六

红 色 漩 涡 ....( 连载 - 04 )....( 余良)

    跨国恩怨
我每天省吃俭用,要靠自己的能力实现回国的愿望。

有了一定的积蓄后,有一天,我亲自到中国领事馆申请回国。领事同志说:“许许多多的爱国学生都要求回国建设社会主义。我相信你也是一位好青年,所以你要留下来。中国有七亿人口,人才济济”。我也把我的家庭背景告诉了他们,我希望他能理解我,我原是少先队员,我会适应祖国的环境。

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 91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10)

“拿过来看看。”
一个士兵把阿四婆的槟榔盒拿过去交给少尉。少尉把盒里的零碎器具一个一个都扔到船舱里,算是发泄刚才被老太婆奚落嘲弄的无名火。扔完了,他把圆铁盒底朝天翻过来,敲敲,又翻过去,敲敲,发现声音有点异样了,便朝士兵叫道:“给我拿把匕首过来。”

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90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9)

机动船比一般的小渔舟要宽、要长,可乘坐五六个人。它的尾部安装了一台带一根长杆螺旋桨的柴油发动机,可拆卸;紧挨着发动机是船的尾舵,由驾驶者手动控制航行方向。这种机动船在纵横交错的湄公河水系中常被用来跑运输载人载货,是极为便捷的交通工具。

2017年2月27日 星期一

红 色 漩 涡 ....( 连载 - 03 )....( 余良)

    跨国恩怨
好容易熬到七月,各地華校凖備開學了。

爸要帶我上金邊念中學了。我雖然 本該讀六年級,奈良镇的培才學校也辦到六年級,但爸媽認為這里是小地方,他們要我到金邊考讀中學,使他們臉上更有光彩。

選學校、報考和食宿必須解決。爸媽本來要我報考親國民黨的廣肇惠中學,可該校名額已滿,親共的端華中學是萬萬不可的,最後只好選了左派偏中的民生中學,那兒正好有一位楊姓小學教師是爸過去的同事,可從中照顧我。

2017年2月26日 星期日

《雜誌》....( 白墨)

       完成無墨樓藏書目錄」後,統計雜誌是一項繁重工作,因為種類多,先要分類,然後按年份整理,絕非一朝一夕能夠完成。翻查日記,要追朔到2008年9月,當時有兩女幫忙,從後園小屋中將數十箱雜誌搬到地庫,首先從中文雜誌開始,每天拆一箱,沿牆角開始擺放;然後去買兩個七呎高的書架,將中文雜誌分門別類整齊排列。英法文雜誌就堆積如山擱在書架之間,一擱就是八年。

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89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8)

这时,蔡豹已经在岸上的干地面挖了一个浅浅的坑,四处捡了许多枯枝败叶堆在坑里,用打火机引燃,坑的两边各放一块石头,然后把裹着泥巴的鱼架在石头上,在火焰中来回转动。临时捡来的柴禾不是很干,火苗着得不畅快,中间涌动着滚滚白烟,把蔡豹熏得直抹眼泪。他一边烤着鱼,一边吹着火,一边还要不时往火堆里添加树枝,很卖力气。一开始,湿泥巴鱼被烤得雾气蒸腾,渐渐地,泥巴烤干了,继而龟裂了,从裂缝里吱吱冒出鱼汁和鱼油,一滴到火焰上就哧!的一声,散发出烤肉的香味。蔡豹馋得直咽口水。

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素質》.... 白墨

「素質」一詞,粵語慣用「質素」,以致曾經有文人為了「素質」還是「質素」筆戰一番,網上最火的應該是香港專欄作家古德明的文章,還有其他各路人馬,都為了這個詞的正反顛倒而各抒己見,就像「私隱」或「隱私」哪一個才是「元配」,見仁見智,各有千秋。我當然是引經據典,翻查那部鉅著《漢語大詞典》,尋根究底,正本清源,看看到底大陸通用的「素質」是根,還是港澳流行的「質素」是本?鑽牛角尖後,發現兩個詞都是古人用過,「質素」原意是「本色樸素,不加文飾」、「固有的品質或性質」;孔子曰:「吾思夫質素,白當正白,黑當正黑。」李大釗、魯迅都用過「質素」;「素質」原意是「白色質地」、「白皙的容色」、「事物本來的性質」、「指人的神經系統和感覺器官的先天特點,即素養」;杜甫《白絲行》:「已悲素質隨時染,裂下鳴機色相射。」可見「素質」和「質素」,都可指人的品德、修養,完全通用,不該被套上政治色彩。

2017年2月11日 星期六

红 色 漩 涡 ....( 连载 - 02 )....( 余良)

                                                                     跨国恩怨        

引子:忽听得楼下狗吠声大作,老板的两人只大狼狗猛冲向闸门。门外,十来个军警特务杀气腾腾而来,为首的拔出手枪,“呯”一声一只大狼狗应声倒地。阿恩慌起来,:“不好,是来抓我们的!”我说:“已无逃生之路,又无处躲藏。。。”

2017年2月10日 星期五

《隨緣》....( 白墨)

奔波勞碌,曾經滄海沉浮,多少寒暑,歷盡盛衰榮枯,鑄成風霜傲骨。闖蕩江湖,飽嚐辛酸甘苦,風塵僕僕,閱遍人情世故,看透畢生榮辱。莫道桑榆遲暮,莫嘆夕陽歸路,富貴浮雲,虛懷若谷,澹泊無欲,不亦樂乎!

2017年2月8日 星期三

《命運》....( 白墨)

人生就像一場戲,不管你願不願意,每個人都在不同的舞台上演出不同的劇本,各自扮飾不同的角色,劇本早已寫好,是悲喜劇沒有誰知道,而這場戲的導演就是命運。

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88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7)

阿四婆徒步朝东南方向走去。别看她老人家干瘦干瘦的,腿脚却非常利索有劲,走路的速度绝不亚于年轻战士。过了天市地界,就进入游击区了,白天由朗诺军控制,天一黑就是越共的天下。阿四婆大约要走两个半钟头那样,才能走到一个名叫班洛的小渔村。

2017年1月30日 星期一

红 色 漩 涡 ....( 连载 - 01 )....( 余良)

第一章  身世之谜

(又一个风高月黑之夜,陈清得睡得正酣,突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她似有一种不祥的
预感,提着小煤油灯战战兢兢去开门。
 
门一开,一位佝偻老人揹着一个小孩子直扑到她怀里,差点把她撞倒。老人全身颤抖,连
呼:救救秀槐!救他。。。有人要杀死他。。。是一群人啊!)


  
“來了!番客來啦……番客來啦……!!!”

怎麽?番客來了?這麽快啊!怎麽說來就來了呢?雖然腦子還是迷迷糊糊的,這話是聽得很清楚,我的心猛然動了起來:很多事都還沒凖備呢!

剎那間,一位穿著筆直西裝,搭配鮮藍領帶,載銀邊眼鏡,眉目清秀,年約四十的中等身材男子走了进来。他来到我睡床邊,注視我一陣,緩緩抬起手,撫摸我的頭發問:“你就是秀槐吧?”

我盯著他,點頭。

“幾歲了?”

“十三。”

“我是來帶你去金塔的,你想念你爸媽嗎?”我沒再答他。我希望他知道我正生病,不能這麽早走。

“有人跑去通知他阿姨了,工廠很近,就快來的。”跟进来的一个孩子说。

番客望著我,又問:“病了幾天了?”

“三天。”我很陌生而機械地回答。

他在狹小的房里站了一會,望着身后一群小孩,正有點不耐煩時,阿姨回來了。

“你是從番邦來的客人?”阿姨喘着氣,語氣間顯出按捺不住的興奮。

“是,我是阿槐他爸的朋友,受他爸委托專程來潮州,要把阿槐帶到金塔,讓他們父母子團圓。”

“啊!始終要到這一天的,可阿槐正病著呢!”阿姨說著,走過來撫摸我的額頭,“看,還發燒呢!”

“到汕頭醫吧!汕頭條件好。我不能等下去了,我要赶時間到普寧探望父母妻兒。”

這時,四叔也來了。雙方相互自我介紹,番客把一張名片遞給他,便和阿姨走出去商量著立刻啟程的事宜。

四叔拿著名片念起來:“王國政府吉達那親王助理、柬埔寨人壽保險有限公司總督、金邊銀行總經理、王友才、地址:柬埔寨金邊赫沙干街門牌四十九至五十三號、電話……電挂……。”

“來頭真大啊!”四叔幾乎驚叫起來,“連親王都成了他的助理,保險公司、銀行、五間房屋。阿槐,你命真好!你看,人家首都的塔都是黃金做的,那像我們這麽寒酸凄涼……”。

 

這年頭,人們把東南亞各國稱為番邦,把那里的華僑稱為番客,把柬埔寨首都金邊称作金塔。阿姨早对我说,我就要离開潮州到金塔與分別十二年的父母團圓……。

我走了,帶著昏昏沉沉的意識走了。來不及向良哥惜別,還有余純君老師、少先隊友們、更多的同學。

番客黃友才乘坐一人力三輪車,我和阿姨坐上另一輛。四鄰的大人孩子們都出來為我送行。一個青年提著我用了五年的藤編的書包追上來:“阿槐,帶上你的書包吧,好作個紀念!”

到餐館吃過飯,下午赶到車站,殘舊的巴士開出潮州市区,太陽西斜了。金黃的余暉依依不舍地灑落在遼闊的潮汕平原上。秋風刮起,落葉飛揚,寒意襲來,灰黃色的塵土擋住了我的視綫。我心陣陣悲涼……

我們在汕頭旅店住了兩天,阿姨帶我到醫院打針,病好多了。但阿姨仍悶悶不樂,满懷心事。晚上,她對我說:“明天我送你到碼頭後,我們就离別了。我求天公保佑你一路平安 。到了金塔,與爸媽好好相處,什麽事都讓阿姨知道。千萬記住,每到一地,要來信給我報平安……。薛仁貴的故事你聽過了,他也是由養母養大的,他常說:生功不如養功大,你也不要忘恩負義。有能力時,寄錢來救濟和們。你爸媽只有你這個兒子,要留意你媽與你相會時是否激動得流淚。”我不斷點頭。阿姨這番話,我記了幾十年。

第二天,友才叔在普寧縣流沙鄉灰寨村的大女兒映貞姐赶到汕頭与我们會合。她凖備陪她爸一起回普寧老家。我們四個人于中午時分來到汕頭碼頭,等輪渡去磐石镇,再乘客車去普寧縣。

廣播器傳來了輪渡將于兩點出發的通知。我們在候船廳等候。友才叔和女兒在一旁敘情,我和阿姨坐在另一側。天氣炎熱,寂寥難奈,我拿起一本連環畫閱讀起來,便聽到身邊的阿姨在飲泣,我頓時一阵激動,知道這是生离死別的時刻,放下圖畫,摟住她也哭起來,阿姨再也忍不住号啕大哭,我俩越哭越悲恸,四周的人都好奇地圍過來詢問發生什麽伤心事。阿姨帶哭斷斷續續說了。站得近的幾個婦人一听都跟着我們流淚,也有人說這年頭能出國實在是太幸運了。正當我們哭得悲慟,輪船響起一聲長鳴,像垂死的老人發出最後的悲嘆。我突然激動起來,拉了阿姨的手就要往回走:“阿姨,我不去了,我寧可沒飯吃也要回家……”友才叔攔住了我,說;“船就要開了,你今後還會回來的。”映貞姐也安慰我,拉我的手走下船。這時我後悔極了,緊緊拉著阿姨的手不肯走,但這一切都無濟于事。我最後聽到阿姨對人們說:“他是去一個……命運難卜……的地方,叫我如何……不想他?”

船開了,我轉過頭,站在船尾,兩手伸向岸邊,與岸上哭喊成淚人的阿姨相互呼應。人們竭盡所能安慰我,看護我,我什麽都聽不進去,只顧拼命猛擦眼淚,想再看阿姨一眼,但眼淚如泉涌,岸上的阿姨和景物一片模糊,無情地遠去、遠去……。

 

我跟友才叔經過普寧、廣州、珠海和澳門,十多天後抵達香港。

在這十多天的行程中,我每到一地,便于第二天把寫給阿姨的平安信交給友才叔寄出去。他每次都帶著和藹可親的笑容把信接過去。一路上,友才叔常和我談話,問我在潮州的情況,我便問他關于柬埔寨和爸媽以及他自己的情況。他說,他离開中國十六年了,那時映貞姐才兩歲。我說,這麽久啊!難怪映貞姐與你惜別時緊摟著你哭成淚人。我心想我決不等到十六年,我三、五年就要回來看阿姨一次。

到了香港,友才叔把我安頓在一家小旅社。幾天後他對我說,他必須赶回金塔,為了我,他花了太多時間,而我的入境證仍沒有辦妥,今後由該旅社設法為我辦手續。

友才叔走了,我被安排和一位清洁工人擠睡在樓梯口的空檔里。我更加彷徨和悲觀。每個晚上都做著回到潮州老家的美夢,夢见我还在潮州,天亮後我還要到義安路小學上課。每一次我都帶淚而醒,現實是如此殘酷,聽不到鄉音,遠离了熟悉的鄉土和親人,說不盡的後悔,我真是世上最不幸的人。為什麽這一切都發生在我身上?

我從小就跟著阿姨和她的兒子、比我大兩歲的阿良哥住在潮州市破落的粉葛巷里。除了良哥,阿姨還生了一男一女,後來她离了婚,生活更加窮苦,便分別把這對小弟妹賣和送給了別人。

阿姨說,我媽有錢,生了孩子不想自己喂奶,便在我出生四十天交給她撫養,媽不久跟著爸漂洋過海到了柬埔寨。

阿姨帶著我們搬了好幾次家,多是在司巷一帶。我们擠睡在別人騰出來的小房間。阿姨還做些手工如糊火柴盒和刺繡,她含辛茹苦撫養我们,我們覺得人世間只有阿姨最愛我們,我們也都很愛她。

阿姨有時帶我們去看望送给人家的妹妹,我問阿姨為何從不去看望弟弟,阿姨總是傷感地說,賣出去的便不能去看他。我說,將來有了錢把弟妹都要回來。阿姨說,我們一家人就指望你一人了。你阿爸在番邦,番邦比我們這里富有多了,你長大了要回到你爸媽身邊,有了錢就寄來救濟我們。也把弟弟贖回來。我說:“我會的,阿姨放心。”

不久,我在番邦的爸媽開始寄錢來,每次四、五十元人民幣。阿姨收到後,好幾天都很高興,但她也埋怨等得太久,“盼到脖子要斷了,才這麽一點錢。”

阿姨很愛我,說我長得像“姿娘仔”(漂亮的女孩子)。她向鄰居友人夸我诚实聽話,不惹麻煩。

阿姨會抽煙,卻買不起香煙,便在路上撿煙蒂,回來後拆散,再用紙卷来抽。我常幫她撿煙蒂,拆煙絲,阿姨会刺繡,我常幫她穿針引綫。阿姨邊刺繡邊教我唱潮州民謠,還教我數從一到一百的數字;每當我和阿姨走在路上時,我總把一只手穿在她屈起的肘上。二年級我開始學寫詩,大多是寫愛阿姨,如“少時兒一堆,老時錢一堆”,阿姨笑得合不上嘴。

爸媽幾次给我寄來漂亮的衣服,我都疊整齊放在床沿上來回欣賞,舍不得穿。爸媽也三次托友人從金塔來看望我,這時,我和阿姨、良哥才能跟着番客上餐廳、看電影,一行人走在路上,人人望著我,心裹飄飄然的。相片中的爸爸戴着眼鏡慈祥地微笑,媽媽端莊又嚴肅。爸爸在番邦當華校校長,媽是教員,为人師表,煞人羡慕和尊敬。爸媽在番邦什麽國家呢?信封上寫著“越南高棉柬埔寨波羅勉省奈良市培才學校”。良哥拿來世界地理課本研究良久,說是柬埔寨王國,大概是山寨式的農業國吧!“山寨式的農業國怎會比咱們這里富有呢?”阿姨說:“我說過了,番邦人人吃大魚大肉,吃膩了都當垃圾扔掉呢!還是我們阿槐命好!”是啊,一切都發生在我身上,我實在太幸運了。

但現實卻是不幸的,那時是大躍進的日子,柴、米、油、鹽、肉、布等都受限制。三餐全是稀粥或爛番薯,人人忍饑挨餓,我每天也餓得幾乎走不動了。我曾因饑餓偷吃鹽,而頭暈嘔吐。好幾次阿姨悄悄炒糟糠吃,還叫我千萬別說出去。

我就讀的義安路小學也掀起了反右派的政治運動,我的班主任伍老師被划為右派,班里有些同學的父母被揭發為地主或反動派,學校操場成了土法煉鋼場,上課時常要寫檢舉老師的材料。念四年級時我加入了少年先鋒隊,政治活動多了,每有節日,少先隊要接受市長的檢閱,游行呼口號。

隨著逐漸懂事,阿姨告訴我坎坷的身世,說我是地主出身,而且經歷了生死曲折才來到她身邊的。怎麽會呢?我是三好學生,怎會是倒霉的地主出身?可阿姨說,這是真實的,你懂事了,我必須告訴你,故事是這樣的:

那是解放前的一九四七年六月中旬,一個飛沙走石、雷電交加的黃昏,一向僻靜的粉葛巷突然闖入兩位年輕的婦人。兩人推開阿姨的門,阿姨一看,一位是經人介紹認識不久的馬秀英,另一位撐著雨傘懷里抱著一個出生僅一個多月的男嬰。瘦弱的男嬰不斷啼哭。

“我說過的就是这位家住文祠鄉下赤水村的陳慕志,是我的同學。她生下這男嬰不想自己喂奶,我向她推荐你,今天就托付給你撫養了。”馬秀英說。她又向陳慕志介紹阿姨,“這位就是陳清香,二十九歲,心地善良,很會照顧孩子。”

陳慕志允諾每個月給阿姨帶來米糧、雞鴨或金錢作為報酬,并說孩子的姓名叫賴秀槐。

阿姨心想,卻為何赶在風雨之夜來呢?做母親又怎忍心讓自己親生骨肉餓成這樣呢?雖有疑虑,又不好發問,見孩子哭的凶,赶忙抱過來。說:“先給他喂奶。”解開衣紐把乳頭塞進去,已經餓壞的秀槐邊喘氣邊拼命吸吮著,當晚便甜甜的睡了一覺。

“這孩子便是你,”阿姨對我說,“但你妈很少來看你。一年後,你媽帶了你爸和你外婆一起把你接回去。

你帶著無助的啼哭被帶走了,那段日子里,我非常挂念你,總覺得你是個苦命的孩子。好幾次托馬秀英帶我去看望你,但都被拒絕了。

日子過得好寂寞。大約三年後,又一個風高月黑之夜,我睡得正酣,被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驚醒,我提著小煤油燈戰戰兢兢去開門。門一開,一位佝僂老婦背著一個小孩子直撲到我懷里,差點把我撞倒。老婦全身顫抖連呼:“救救秀槐!救他……有人要殺死他……是一群人啊!”

是你的外祖母背你尋上來的,我被嚇壞了,忙問發生什麽大事。你外祖師母邊喘息邊說:“下赤水村農會斗地主,我們全家就剩下這孩子了,只有你救得了他,這孩子就交給你,今後一切由他報答。”“那你自己怎麽辦呢?”“我老了,自有歸路。”說完後就匆忙走了!

原來,那時正赶上農村土改運動,毛主席號召貧農起來斗地主分土地。我後來在馬秀英口中才知道你外祖父是地主,運動一到,農民把你外祖父和舅父拉去批判後槍斃了,尸體就埋在人來人往的田間小路。你爸媽和你的小姨慕远早已漂洋過海到番邦去了,你舅母帶了你表姐和表弟逃亡他鄉,途中大表弟被人發現後拋到池塘里活活淹死。你外祖母連夜背著你爬山越岭渡江,尋到我這里來。她老人家回去後就在下赤水村後的小山岭上吊自殺了。

我雖窮還能養活你,以為你從此平安無事。但不久,下赤水農會干部們就尋上門來,指責我窩藏地主後代,要我把你交給他們發落,明擺著他們要斬草除根以绝後患。我每次都說你是我生的,不讓任何人把你帶走,可你在下赤水村住了三年,許多人都知道你的身份。他們人多,不肯罷休,三天五天就來一次,態度也越來越兇狠,從耐心教育到嚴厲警告和威脅。我都不為所動,一口咬定你是我所生的。這里又是府城,他們也沒有辦法。

可是有一次,七八個農會干部帶了你的舅母尋上門來,你舅母一見面就如數家珍把你在下赤水村的情況說出來。原來她受不了在外頭流浪之苦,回來向農會自首,為了“將功贖罪”她要“大義滅親”。她心腸惡毒,咄咄逼人,我一時說不過她,卻始終認為你是個無辜的孩子,被捉回去肯定沒命,緊緊抱住你,一步也不讓他們靠近。這時,一农会干部威脅說:“你也是窮人出身,属于無產階級,如今人證俱在,再不放人,我們就要上報市府,到時你還要去勞改!”其他人乘機要來搶孩子,這時圍看的人很多,我急中生智高呼:“救命啊……救命啊……,大家快去請市府領導來主持公道啊!”

兩位市府領導及時赶到,看到七八个大汉圍著一个弱婦和小孩,又听我口口声声说你是我所生,便說:“這里是市府,你們不可在光天化日之下強搶孩子。若孩子真是地主後代,由我們查明後負責處理。”農會干部只能怏怏而回,從此不再來了。

幾年後你在番邦的父母通過你表姐知道你的消息,就開始寄錢寄信來了。土改運動過後,僑務政策出來了,我時常要參加華僑僑眷會議。“你是華僑子弟,我不讓人知道你是地主後代,你長大後回到父母身邊,我的重任也就完成了。”阿姨不止一次对我说,“你出生就苦命,得不到父母之爱。你是不应该来到这人世间的,现在的日子也苦,你唯一的出路是出国,与父母团圆。”

我那時還小,不知道我的身世还充滿更多的謎團。

从那以后,我時以作為華僑子弟感到幸福,以作為少先隊員而光榮,可又以作為地主後代感到自卑。我很擔心有一天老師和同學們知道我的階級出身。

我讀五年級時,成绩非常優秀,老師說我在班里是數一數二,她常上門家訪,又夸又贊的,阿姨更高興了,贊我的話更多了。不久阿姨改嫁了,她嫁給一个騰出小房間讓我們住的女主人的第四個兒子,比阿姨小五、六歲。我和良哥都叫他做“四叔”。此後,我和良哥只得擠睡在一個堆滿雜物的小空間里。

五年級尚未結束,阿姨好幾次告訴我,你今年要到金塔與你爸媽相會了,手續做了兩年,總算辦妥了。幸虧你們是父母子關系,否則沒法申請。我說,我不去,我要跟著阿姨。阿姨說:“阿姨也舍不得你,你就像我身上的一塊肉,但你在這里餓得快不成人形了,我們一家就指望你,你命真好,人人羡慕啊!你想想,全國有哪幾個能出國啊?況且作儿子总要回到親生父母身邊的,你爸媽也要有個依靠的人,我們總不能一輩子靠他們寄錢吧!”

逐漸,我內心也比較接受了,做兒子的終歸要跟父母親在一起,又能吃飽又能寄錢幫阿姨,爸媽也會疼我的。但我始終舍不得离開潮州的親人、左鄰右舍,山水草木。阿姨希望我到金塔三年後回來看她,像其他番客一樣腰纏萬貫,連褲带都是金做的。

在余下的日子里我每天都寫詩,我把我寫的詩訂成小本子送給班主任余純君老師;我記下阿姨的生日;她每天都教我一些家居禮儀的事,生怕我不懂事使爸媽不高興。

放假了,新學年又開始了。阿姨沒讓我再讀六年級,因為我快要出國了,就等爸媽托人來把我帶走,這樣阿姨可以省下一年的學費。在這期间阿姨又告訴我一件意外的事,她說:“你爸媽在幾年前就討了你姨妈慕远的大兒子,也就是你的表弟秀龍作兒子。雖然你媽只有你這個兒子,但我總擔心她會偏爱秀龍,”阿姨還說,你媽的學問很高,但脾氣不好,不要惹她生氣。

我如今人在香港,我開始回味阿姨的話:阿姨為何提醒我注意和媽相會的第一眼:如果媽見到我時沒有激動得流淚將意味著什麽?既然與父母相聚,阿姨為什麽擔心我將來命運難卜?阿姨談起我小時候的坎坷曲折的身世時,为何沒有提過我爸爸呢?我兒時在下赤水村的時候,爸爸在哪裹呢?爸媽出洋時為何不帶上我?

在香港四個多月的時間里,我保持了和阿姨以及爸媽的通訊,我開始學會自己洗衣服,也幫同住的人寫信。旅社的老闆不讓我上街玩,因為我沒有身份證,他說我爸媽什麽都要省事省錢,入柬境的手續也沒辦好。

終于有一天,旅社一位工作人員拿來一張合家照片給我看,問我認得站在一旁的男孩嗎?我接過一看,天哪!我何時跟這家人合照呢?那工作人員笑著說:“過幾天,你就要跟隨這家人搭飛機去‘金塔’了,這個長相像你的孩子因病不能與父母同行,你就冒充他隨這家人同行吧!小弟弟,你命可真好,我這麽大歲數還沒坐過飛機呢!”

得到這消息時,我并沒特別高興。我只知道,离阿姨更遠了,离祖國和家鄉更遠了,三年啊三年,我要重回祖國!

然而,在我面前的,是一條二十年也走不完的更加曲折、坎坷、驚濤駭浪的人生之路!
 

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87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6)

天市是一个人气相当旺盛的露天集贸市场。围绕着市场有许多简易茅寮和十来间高脚木屋。茅寮多半是城里来的商贩们歇脚或摆摊或寄存货物的地方,门前有竹榻出租和廉价茶水供应;那些高脚屋则是当地农户的家,他们亦农亦商,远远近近都有亲戚,时不时带着农产品前来贩卖,顺便小住两日。

2017年1月18日 星期三

懷 鄉....( 白墨 )


端華同學組團旅遊緬甸、泰國、柬埔寨、越南,這幾週來每天都從微信上看到老同學貼上的照片,分享大家旅途的快樂。而最令我深有感觸的,是照片中故鄉的景和物,如煙往事,湧上心頭。
我是柬埔寨土生土長的華僑,雖然父母都生於潮州,但在28歲以前,我從未踏上中國土地,所以,我的故鄉不是中國,而是柬埔寨。18歲移居越南,21歲浪跡泰國,27歲來加拿大,定居加國37年,比在柬、越、泰三國加起來的時間還要長10年。我懷念第二、第三、第四故鄉是可以理解的。

2017年1月17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86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5)

这时,士兵们已经解开绳子,打开口袋,伸手进去乱摸一气,然后向黑脸中尉报告:“报告长官,这个包里装的是塑料盆塑料桶什么的,还有煤油;这个包里装的全是香烟和烟丝。”

2017年1月13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84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3)

湄公河东岸的河良渡口是一个重要的商贸重镇,尽管战争打得如火如荼,这里的商贸活动依然繁荣不减,每个大清早,从第一班客车分别从金边和磅针市开到渡口之时起,这里便迎来热闹喧嚣的新一天。熙熙攘攘的人流物流如过江之鲫,吵吵闹闹的讨价还价终不绝于耳。

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