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月22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87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6)

天市是一个人气相当旺盛的露天集贸市场。围绕着市场有许多简易茅寮和十来间高脚木屋。茅寮多半是城里来的商贩们歇脚或摆摊或寄存货物的地方,门前有竹榻出租和廉价茶水供应;那些高脚屋则是当地农户的家,他们亦农亦商,远远近近都有亲戚,时不时带着农产品前来贩卖,顺便小住两日。
天市北面那一排茅寮当中,有一间是阿四婆的。今天,她像往常一样,一大早便盘腿坐在门前的竹榻上鼓捣她的槟榔。印支地区的中老年妇女嚼食槟榔的习俗有一整套程序,配合这套程序的是一套专门的器具,放在一个像饼干盒那样的圆形盒子里,盒子和器具的材质可以彰显出主人的身份。贵妇人所用之物一般都是银制品,全手工打造,其上镌刻着诡异的花纹。像这样的全套用具在金边的银器专卖店里都能买得到,价格不菲。阿四婆的槟榔用具当然没有那么高档,虽是铁制的,也用了十来年了,其中有奥妙。她估摸着吴小慧今天该来了,所以很耐心地鼓捣着,慢条斯理地嘴嚼着,不时朝东边那条通往河良渡口的小路张望。
果然不出所料。待到日头高照的十点来钟,吴小慧出现在那条小路上。她远远就望见阿四婆坐在竹榻上朝她招手,闯过险关后见到自己人,心头一热,感到分外亲切。
这个钟点正是天市开始热闹起来的时间。从四乡八邻前来赶集的农民或者四处转悠寻觅采购所需物资,或者各自找了块地方摆上自家的农产品,坐而待沽。人来人往间,有三两个朗诺军士兵手上拎着美国M16突击自动步枪在人群中懒散游弋,算是巡逻保卫天市吧。
吴小慧终于坐到阿四婆的竹榻上。她付给挑夫25元,比讲好的价多给了5块钱,算是刚才共患难的额外酬谢吧。挑夫双掌合十胸前再三感谢,说了几句佛祖保佑平安的吉祥话便回去了。
吴小慧拎着帆布包跟阿四婆走入茅寮里边,掩上门,从烟草饼里取出那份情报交给阿四婆,并将一路上的经过大致讲述一遍。阿四婆向她竖起大拇指,夸奖道:“好样的!姑娘。”
吴小慧眉毛一扬,说:“四婆,你别夸我,来点实际的。我这次损失了三百多块钱,你见着四米大尉,一定要跟他讲清楚,给我报销这笔钱。”
“那是当然。”阿四婆严肃而坚定地说:“四米他敢不给报销,我这个孤老婆子就卖给你抵账了。”
吴小慧给逗乐了。
阿四婆将那个大信封小心对折一下,用力压平,藏到她的盛槟榔器具的圆铁盒里。这个铁盒是特制的,底部有个夹层,专用于携带情报,天衣无缝,从未出过差错。做完这一切,她对吴小慧交代说:“阿慧,你就在这里卖货,住几天,等我回来。”
“几天?”吴小慧问。
“最多三天。”
“好的。”
“那我走了。”
“你可要多加小心,四婆。最近不太安宁。”
“没问题。佛祖一直在保佑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