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5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88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7)

阿四婆徒步朝东南方向走去。别看她老人家干瘦干瘦的,腿脚却非常利索有劲,走路的速度绝不亚于年轻战士。过了天市地界,就进入游击区了,白天由朗诺军控制,天一黑就是越共的天下。阿四婆大约要走两个半钟头那样,才能走到一个名叫班洛的小渔村。
班洛村依傍在一条河边,名叫洞里多河,属湄公河的一脉支流。“洞里多”,柬语是“小河”的意思,但这条河并不小,时值枯水期,河面也有一百多米宽的样子。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班洛村大多数村民都依赖于这条河捕鱼为生,其中不少人是越南侨民。Z30在班洛村有一个秘密联络,设在一个叫阮文光的渔民家。阮文光是越共的堡垒户,很可靠。
从班洛村驾驶机动船往下游方向行驶一个多小时,便进入一片茂密的热带丛林。河的两岸是郁郁葱葱的灌木林,向纵深绵延,看不到尽头。面对它,你会感受到一种原始野性的威压,不由得升起敬畏之心。
Z30小团部就隐藏在这片丛林里面。
阮文光的家就在泊在河岸边的一条船上。出河打渔另有一条小渔舟。他家常住着一个Z30的战士,一星期轮换一次,自带米粮,吃饭付钱。岸边还系着一艘机动船,是Z30战士开过来的,产权属小团部。
今天在阮文光家里轮值驻守的是华侨战士蔡豹。他本是一个华侨老菜农的儿子,却长得五大三粗、黑不溜秋,头发自来卷,乍一看就是一个十足的高棉汉子;他不识中文,柬语和越语却说得极好,就连他的母语潮州话也变了种,混杂了许多柬语的尾音和单词。
昨晚他接到轮值通知,今天一大清早就从小团部基地驾驶机动船一路浪花一路歌声,直抵阮文光家,接替另一名执勤的华侨战士江山。简单交接后,江山开着另一艘机动船返回团部。他很喜欢这样的工作,因为这一个星期他可以自由自在,想干什么就干什么。他来到时,阮文光已经出去打渔了,他将带来的米粮和伙食费交给阮文光的老婆,聊了几句后倒头便睡,一直睡到中午。
阮文光打完渔后将收获的河鲜拿到集市上去卖,卖完了再回家就已经是晌午时分了。今天,在他的劳动成果中有一条两斤多重的黑鱼,不常见,没舍得卖,用草绳穿过鱼鳃,带回去吃。回到家中,老婆已经煮好了饭,两个孩子正眼巴巴等他回来开饭。他举着黑鱼朝俩小个说:“孩子,饿了吧?别着急,今天有好吃的。等着,爸爸把这个黑家伙烤熟了再吃饭。”孩子们鼓掌欢呼。
蔡豹还在睡。他把他拍醒,说:“兄弟,快起来。搭把手。”
蔡豹一跃而起,看到黑鱼,乐了,问:“有酒吗?”
“你来了,还能没酒呀?”阮文光笑道,“生火去。”
“哎。”蔡豹猛地蹿起来跳到岸上,把船弄得直摇晃。
阮文光从岸边的小树上折下一根细长树枝,把叶子捋掉,从黑鱼的大嘴直插进去,一直穿透到鱼尾,露出一截,又从河沿挖出一块软泥巴,将黑鱼全身裹上厚厚一层,交给蔡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