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8日 星期六

烽火岁月....( 连载 - 89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8)

这时,蔡豹已经在岸上的干地面挖了一个浅浅的坑,四处捡了许多枯枝败叶堆在坑里,用打火机引燃,坑的两边各放一块石头,然后把裹着泥巴的鱼架在石头上,在火焰中来回转动。临时捡来的柴禾不是很干,火苗着得不畅快,中间涌动着滚滚白烟,把蔡豹熏得直抹眼泪。他一边烤着鱼,一边吹着火,一边还要不时往火堆里添加树枝,很卖力气。一开始,湿泥巴鱼被烤得雾气蒸腾,渐渐地,泥巴烤干了,继而龟裂了,从裂缝里吱吱冒出鱼汁和鱼油,一滴到火焰上就哧!的一声,散发出烤肉的香味。蔡豹馋得直咽口水。

阮妻已经洗好一大盆香草,并调好了一碗佐料。香草有好多品种,其中包括几样中草药如鱼腥草、薄荷、迷迭香等,在当地,香草遍地都是,有野生的也有人工栽种的,因气候适宜生长极快,随吃随摘,一般都是夹在食物里生吃,一嚼,满嘴清香,既败火又解毒;而佐料则是用鱼露(一种调味剂,类似酱油,系用鲜鱼腌制而得)加上柠檬汁、剁椒、少许白糖混合搅拌而成。这两样是越南人日常饮食不可或缺的伴侣。著名的越南餐“宾海”之所以能享誉世界,全靠这两样:香草和鱼露佐料。
烤熟了的鱼搁在一个大盘子里,将泥巴扒开,立即露出香喷喷热腾腾的白色鱼肉来。鱼鳞和鱼皮都粘在泥巴上了。鲜嫩的鱼肉沾着佐料、伴着香草,吃到嘴里,那叫一个爽啊,美味极了。阮文光拿出一瓶烧酒(当地老乡自酿的,很冲,度数很高),倒出一碗,与蔡豹共饮。这一家人正吃得兴高采烈之际,船身忽然摇晃了一下,一个干瘦老太拎着一个槟榔盒,蹬着踏板走上船来。
阮文光一看,高兴地叫道:“哎呀呀,四婆,你来得正是时候。”
蔡豹舔着手指头笑道:“四婆,你知道我们今天吃烤鱼啊?”
“没错。我就是闻着鱼香味来的。”阿四婆笑眯眯地拍拍蔡豹肩膀,“小伙子,挪挪。我走了好半天了,还没吃饭呢。”
阮妻已经给阿四婆拿出一付碗筷,招呼孩子们挤一挤,给老奶奶让个地方。
阿四婆先从水缸里舀出一瓢水,漱了漱口,把嘴里的槟榔残汁漱掉,才坐下来吃饭。她夹了块鱼肉,沾了沾佐料,又抓起一把香草一起塞进嘴里,边嚼边含混不清的赞道:“好吃。太好吃了。阿光媳妇,你先给我记账 ,下来再一块儿给你钱。”
“说什么呐,四婆。”阮文光笑道,“瞧不起我们啊。”
“吃饭还钱,这是纪律。”四婆扭头瞅着蔡豹,问:“你给钱了吗?”
“给了呀。”蔡豹回答,“敢不给吗?我要是白吃白喝,回去就得关禁闭。”
“这就对了。”四婆接着吃,又问:“阿光,最近河面上情况怎么样?”
“不太好。”阿光回答,“最近鹦鹉嘴那边打得很厉害,河上常有巡逻艇开来开去,对过往船只盘查的很紧。”
“谁的巡逻艇?”
“有朗诺军的,也有西贡军的。”
“晚上呢?有没有?”
“以前没有。这几天有了。前两天,半夜里一阵乱枪,早晨起来看见河面上漂着一具尸体,听说他的船被打沉了。”
“唔……”阿四婆吃完最后一口饭,用手掌和手背擦了擦嘴,说:“我吃完了。你们接着。”然后她走到船头去,又开始鼓捣她的槟榔。
蔡豹赶紧扒光碗里的饭,跟过去说:“四婆,是不是要送情报?我们现在就走吧。”
阿四婆看着蔡豹,若有所思,拎起那个槟榔盒问:“你说,要是碰上巡逻艇,他们会翻腾我这个东西吗?”
蔡豹想了想,说:“以前也许不会,但这几天局势吃紧,不好说。”他知道阿四婆的槟榔盒里藏有情报。
“走。”阿四婆站起身来,“上你的机动船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