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2月15日 星期三

《素質》.... 白墨

「素質」一詞,粵語慣用「質素」,以致曾經有文人為了「素質」還是「質素」筆戰一番,網上最火的應該是香港專欄作家古德明的文章,還有其他各路人馬,都為了這個詞的正反顛倒而各抒己見,就像「私隱」或「隱私」哪一個才是「元配」,見仁見智,各有千秋。我當然是引經據典,翻查那部鉅著《漢語大詞典》,尋根究底,正本清源,看看到底大陸通用的「素質」是根,還是港澳流行的「質素」是本?鑽牛角尖後,發現兩個詞都是古人用過,「質素」原意是「本色樸素,不加文飾」、「固有的品質或性質」;孔子曰:「吾思夫質素,白當正白,黑當正黑。」李大釗、魯迅都用過「質素」;「素質」原意是「白色質地」、「白皙的容色」、「事物本來的性質」、「指人的神經系統和感覺器官的先天特點,即素養」;杜甫《白絲行》:「已悲素質隨時染,裂下鳴機色相射。」可見「素質」和「質素」,都可指人的品德、修養,完全通用,不該被套上政治色彩。
2010.12.04與印度、法國、美國詩人在花蓮神木園合影

用粵語講,當然是「質素」順口,用普通話說,因為「約定俗成」,都被「素質」同化了,也就「人云亦云」吧!就像「歷史使命」、「做思想工作」、「提高覺悟」、「動員群眾」、「經濟效益」、「旅遊產品」、「顏值」、「小鮮肉」、「全方位」、「全天候」,聽到反胃也要接受。

還是言歸正傳,談「素質」。由於出外旅遊的負面新聞一浪接一浪的衝擊,令人對遊客的「素質」「刮目相看」。今天收到好友微信,她寫道:「現在中國人心情浮躁,每個人都在想著如何掙錢,哪有心思讀書啊!可惜了,在道德禮儀上失掉的太多太多,丟盡人了。我去美國旅遊時,做了禮貌上的普通事,換來的是人們用日語跟我說話,把我當日本人,哎,羞死人了,可憐中國不讀書的人,即使有錢又有什麼用?」如今到海外的土豪,財大氣粗,動輒買下整條街的口吻盛氣凌人,美其名曰「揚眉吐氣」,他們雖然一身名牌,俗不可耐,出口傷人。我曾經在一家雜貨店,就遇到一位穿西裝、打領帶的「紳士」,被一名打雜工小伙子不小心碰了一下,立即大發脾氣:「他媽的狗娘養的!」「你罵誰?」「我就罵你!」一位小姑娘看不過眼頂了回去:「狗嘴長不出象牙!」於是這傢伙怒氣沖沖:「誰的狗嘴?誰是狗?妳他媽的欠抽!」一場鬧劇就這樣上演,丟人現眼!

還有一次,到唐人街飲茶,隔鄰一對夫婦有潔癖,將一壺熱茶拿來洗碗筷湯匙,然後將那杯茶水倒在桌底下,老公倒後,老婆跟隨,這一情景被鄰座一對老外夫婦看到了,他們對著我們,聳肩搖頭,可以想像,桌下紅地毯被兩大杯茶泡浸後一定發霉。好戲還在後頭,這對自以為很講究衛生的夫婦,吃肉吐骨,竟然連骨頭也丟到地下,而且還用鞋子把滿地遺骸「藏」進桌布下。我實在沉不住氣,真的想走過去給他們揭開醜陋的遮羞布,老伴叫我「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看著他的勞力士金錶,看著她的名牌包包、圍巾,想起了劉伯溫《賣柑者言》「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名句。
2010.12.06在台灣花蓮
猶憶2010年12月,到台灣出席第30屆世界詩人大會,某些「詩人」的素質,令人咋舌,若非身歷其境,我真的無法想像。我很幸運被安排在第一部巴士,與來自各國的詩人一起,他們都是位高名重的大儒,有蜚聲國際的文學院院長,有著作等身的文豪,有幾位還名列大英百科全書中,他們的舉止高雅,談吐溫文,彬彬有禮,一路上低聲細語,不影響他人休息。午餐時間,大家列隊入座,井然有序,吃自助餐時也禮讓有加,享受文人互相敬重的珍貴聚會。突然,聽見鄰座各人站起來,舉杯高呼:「是兄弟的,乾了吧!」原來不知誰帶了酒,臉紅耳熱之際,又有人高喊:「不乾了這杯,你是孫子!」只見侍者跑過去,請大家輕聲,不要影響他人用餐。廚房端出一尾魚,大家正排隊去取,某仁兄插隊,用手將熱騰騰的魚從腰間到尾部折成一大段放到碟中,大搖大擺的就拿走了。晚上,我們到一家海鮮餐廳,其實位子早就排好,但這群彼岸「詩人」上樓梯時爭先恐後,手肘把老伴肋骨一碰,衝上樓去,一聲道歉也沒說,我們一起用餐的匈牙利女詩人很生氣,她慰問老伴,搖頭嘆息說:垃圾!會議期間,一大班男女「詩人」溜走,出去「血拼」,大包小包的;還有一些年青女詩人,煙癮極大,跑出來抽煙。最後一天,很多歐美詩人提早離開,四部大巴士只剩下兩部,我們被安排與「詩人」同車,簡直是活受罪,由於沒有洋人,大家原形畢露,除了粗口,就是沒有禮貌,對台灣司機的態度尤其惡劣,我們真的受不了,終於半路下車,自己喚的士回酒店。
2011.09.03與楊允達院長、許之遠老師在美國第31屆世界詩人大會上
素質不是靠萬元名牌包包可以打造的,你到台灣、馬來西亞、新加坡,看看那裡的華人,你就會明白,中華文化的優良傳統,傳承在他們身上。「禮失而求諸野」,中原文化能在海外得以保存,人的素質因為德育而昇華,絕不是一朝一夕的事。近日央視舉辦的「中國詩詞大會」,看到那些評委,所謂的國學大師、教授,連一首起碼符合平仄格律的詩都寫不出來,還談什麼評定、賞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