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5日 星期日

烽火岁月....( 连载 - 90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09)

机动船比一般的小渔舟要宽、要长,可乘坐五六个人。它的尾部安装了一台带一根长杆螺旋桨的柴油发动机,可拆卸;紧挨着发动机是船的尾舵,由驾驶者手动控制航行方向。这种机动船在纵横交错的湄公河水系中常被用来跑运输载人载货,是极为便捷的交通工具。
蔡豹的机动船拴在岸边一根木桩上,阿四婆踏上去,坐到船头的船板上,端详起船体内的结构。船体结构很简单,只有中间两片木板 ,宽约20公分,连接固定两边船舷,是给乘客坐的,根本就没有一个可以躲过搜查的隐秘之处。失望之余,她站起身,转过脸,目光无意中触到她刚才坐的地方——船头板下面有一堆湿泥巴,眼睛顿时一亮,眉头也舒展开来,对蔡豹说:“这块泥巴太小了。你去,再挖一块大一点的泥巴来添上。”
“要那么多泥巴干什么?”蔡豹问着,豁然明白了,一拍脑袋,笑道,“我知道了。知道了。姜还是老的辣啊。”
木船里的湿泥巴是为补漏准备的。木船在河中行驶,可能会因为船底木板间某条接缝老化裂开而灌进水来,这时最好的补救办法就是用湿泥巴堵上,只要缝隙不太大,此法可立即奏效,等回到岸上再进行维修。这是一条常识,每条渔船上都备有这种湿泥巴,越黏的越好。
不到20分钟,一切准备就绪,蔡豹拉着发动机,突突突突,驾着船朝下游驶去……
一进入河中心,蔡豹便把油门调到最大。机动船一路顺风,劈波斩浪,好不畅快,他干脆把上衣脱去,赤膊上阵。走了将近一个小时,所剩路程不多了。眼看就胜利在望了,前方突然冒出一个大家伙——一艘武装巡逻艇轰隆隆迎面开过了。艇上立着四五个荷枪实弹的西贡军士兵,船头还堆着沙包,沙包上架着机枪。一个军官拔出手枪朝天放了一枪,警示停船接受检查。蔡豹赶紧减速,关掉发动机,把长杆螺旋桨抬起来架到尾舵旁边,任由机动船凭惯性往前滑行一小段距离后停住,在水面上起伏飘荡。巡逻艇很快就驶到跟前,也减速缓缓靠拢过来。
“干什么的?”军官用越南话喝问。地道的西贡口音。
阿四婆安坐不动, 也用越南话回答:“到南班洛村串亲戚。”
南班洛村是班洛村下游另一个渔村,比班洛村要大,聚居的越侨也更多。巡逻艇正是从那里开过来的。
军官朝两个士兵挥挥手说:“你们下去看看。”
一条缆绳抛过来,蔡豹接住,拽紧,一块跳板随即搭上船舷,两个士兵顺着跳板踏上机动船。可是机动船空空如也,一目了然,士兵朝军官喊道:“长官,这是条空船,什么都没有。”
“越是空船就越可疑。等着,我下去看。”军官从巡逻艇走下来。蔡豹才看清他的肩章是少尉。少尉一踏上机动船就用手枪指着蔡豹命令:“你站起来!”
“别、别、别……”蔡豹慌忙站起身来,一个劲的摆手,又指了指少尉手中的枪,说:“长官,别、别走火,我怕……”
蔡豹光着膀子,只穿一条大裤衩。少尉将枪口朝天,上下打量他一番,又命令道:“把裤子脱了!”
“脱裤子?长官,这这……”
“这这什么?你脱不脱?”少尉再次用枪指着蔡豹。
“我脱。我脱。”蔡豹迅即退下裤衩,全裸,嬉皮笑脸指着自个儿的阳具道:“长官,我这一嘟噜跟你的有什么不一样吗?”
两个士兵忍俊不住,笑出声来。少尉也抿嘴一乐,说:“差不多。行了。穿上吧。”
蔡豹嘿嘿着把裤子提上去。剑拔弩张的气氛随即缓和许多。
少尉又转过身看着阿四婆。还没等他问话,阿四婆就先给他甩过来一句:“长官,你是不是也要我脱掉裤子给你看呀?我跟你妈妈差不多年纪吧。”
少尉愣怔了几秒钟,显得颇为尴尬,但他很快就恢复严厉:“我们今天没有女兵跟来,就饶过你这一回。老太婆,你也别嫌我们下流,我上次就是在一条空船上吃了一个女越共的大亏,差点没死在她的枪口下……”
“那你看我这个老太婆像越共吗?”
“那可说不准。你那个圆铁盒是干什么的?”
“吃槟榔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