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3月9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 91 ).... 林新仪

                                                         第十四章  别动战士 (10)

“拿过来看看。”
一个士兵把阿四婆的槟榔盒拿过去交给少尉。少尉把盒里的零碎器具一个一个都扔到船舱里,算是发泄刚才被老太婆奚落嘲弄的无名火。扔完了,他把圆铁盒底朝天翻过来,敲敲,又翻过去,敲敲,发现声音有点异样了,便朝士兵叫道:“给我拿把匕首过来。”

“长官,你要匕首干什么呀?”阿四婆问。
“这底部为什么那么厚?而且里面还是空心的,唔?”
匕首递过来了。少尉接过匕首就要撬。
“慢着慢着。长官。”阿四婆站起来,笑道:“不用那么费劲。我把盒底打开给你看不就结了?拿过来。”
“给她。”少尉将圆铁盒递给士兵说:“看看她还有什么花招。”
士兵又将圆铁盒还给阿四婆。阿四婆接过来,轻轻一转、一拍、一拉,就把底部上层的圆铁板抽出来了,然后递给士兵说:“给你的长官看看。”
少尉伸头一看,只见圆铁盒底部夹层里装满了黄灿灿的烟丝,烟丝上面还有两本卷烟纸。少尉又用手指头插入烟丝中来回搅动好几遍,感觉里面确实没有别的东西,这才罢休,对士兵摆摆手说:“还给她吧。”
他心有不甘,双眼又反复扫描了几遍机动船的每一个部分,实在是看不出有什么可疑之处,这才把手枪插回枪套,扫兴地一挥手:“我们走吧。”
船头板下面的那堆湿泥巴在少尉的视线巡睃过程中曾多次映入他的眼帘,但他完全不在意。因为在他所检查过的大大小小的船只中都有这样的湿泥巴,而且他也知道这些湿泥巴是干什么用的。就这样,折腾了好半天,一无所获,只好放行吧。
两只船背道而驰,迅速拉开了距离。蔡豹回头瞅了一眼笑着骂道:“这群母野狗养的杂种,像猪一样蠢。”
“差点就让那小子看出破绽来。”阿四婆心有余悸地说。
说话之间,就到了团部基地设在河边一个伪装得很好的小码头。蔡豹关掉油门,发动机熄火了,他改用短木桨把船徐徐划进岸边浓密的草丛中,在一根木桩上系好缆绳。阿四婆从那堆湿泥巴里挖出用塑料袋封好的情报,登上岸去。他们俩的身影很快隐入丛林中……

彭子超他们提供的这份精准的情报和作战方案经过上级认真研究被完整采纳了,于是就打了一个漂亮仗,把波成东机场给端了。
战斗结束后,彭子超和他的别动队战友们并没有随部队返回森林基地,而是换了便装,绕了一个大圈,等到天明才走出公路,坐交通车返回金边,各回各家,然后就蒙头大睡。睡醒了,他们又不约而同的跑到硝烟仍未散尽的机场去瞧热闹,欣赏自己的杰作,相遇时都会心一笑。

遗憾的是,这场战役的功臣、提供精准情报的机场电气工程师周森婉言谢绝了彭子超多次邀请他加盟越共,而是被扛着西哈努克旗号的柬共发展了去。后来,在波尔布特发动的名为“消灭病菌”的大清洗中,他由于有这段帮助越共的经历而遭逮捕,被扣上“越共间谍”的罪名,受尽酷刑折磨,惨死于S-21监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