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 97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6)

“嗤!你编瞎话不在行,哄我玩呐。我看你们一定也是越共。”
“大哥,这话可乱说不得。我们是老百姓,地道的老百姓。真的。”阿明急得直摆手,一副受惊吓的样子。
彭子超目不转睛地注视着高脚屋下面的一切,耳朵捕捉住每一句对话,当听到高棉男人怀疑他们是越共时,决定立即离开。他张口刚要喊阿明回来,却听见一个清脆的女童声音从高脚屋上面传出来:“爸爸,谁是山玉春叔叔的朋友呀?我看看。”

话音未落,一个十二三岁模样的小女孩从高脚屋上面噔噔噔跑下来,跑到她爸爸的吊床跟前,好奇地瞅着阿明问:“你就是山玉春叔叔的朋友吗?”
“是呀。”阿明刚刚被这个高棉男子几乎逼到了墙角,进退维谷之际,小姑娘的突然出现简直是场及时雨,不但帮他解了围,还把僵硬紧张的气氛给扭转了。他笑着问:“小姑娘,听你的口气,好像你见过你的山玉春叔叔啊。”
“当然见过了。”小女孩自豪地一扬头,“我的山玉春叔叔来过好几次了。他特别厉害,他还会耍飞刀,唰——”她模仿山玉春甩飞刀的动作小胳膊一划拉,“就这样……”
“哦。对对对。你山玉春叔叔的飞刀的确很厉害,唰——,指哪打哪。”阿明根本就没有见过山玉春,只能顺着说,以免穿帮露馅。
“那,你会飞刀吗?”
“我?不会。不会。”
“山玉春叔叔没教过你吗?”
“这个……教过。他教过我。可是我特别笨,没学会。嘿嘿。”
“我也是。”小姑娘有点伤感,“他每次来都教我,我就是学不会。而且,我爸爸也不让我学。”
“是吗?不学也罢。”
看着小女儿与眼前这个陌生青年那么友善融洽的对话,高棉男人那张紧绷的脸孔这才松弛下来,他对女儿说:“雀儿,去叫你的山达木伯伯过来,告诉他说有朋友从金边来找他。”
“哎。”小姑娘脆声答应,蹦蹦跳跳走了。
在屋外等候的彭子超松了口气,心上一块石头这才落下地来。
“那位骑摩托车的兄弟,进来坐一会儿吧。已经去叫山达木了。”高棉男人冲彭子超喊道。
险情已经解除。彭子超将摩托车熄了火,支上脚架,拔出钥匙,走进高脚屋下面,和阿明坐在一张竹榻上。阿明用精熟的柬语和主人闲聊起来。他是种菜出身的,谙熟土地农事,和主人有许多共同的话题,很快就聊入佳境,谁都没再提起越共。
不大工夫,山达木牵着小姑娘的手回来了。彭子超和阿明站起身迎候。等他走到跟前,阿明用柬语朝他说了一句:“我是山玉春的朋友,他让我来您这儿看看有什么东西可以卖的。”
这是一句事先约定好的联络暗语。
“好啊。”山达木笑笑,说:“我这儿可卖的东西不少,我带你去看看吧。”
暗语接上了,同时还含有“现在安全”的意思。
山达木说完,立即向彭子超和阿明介绍吊床里那个高棉男人:“来,认识一下。这位是我们蓬西村的金村长。一个大好人。”
“真不好意思。不知您是村长大人。失礼。失礼。”阿明立即双掌合什,对金村长表示歉意。
在柬埔寨农村,村长的地位是很受人尊敬的。
被山达木赞誉为“一个大好人”,金村长显然很受用,马上从吊床里站起来,摸摸脑袋,哈哈一笑,说:“没关系。没关系。都是朋友。你们有事就到他家去谈吧。”
“好的好的。打扰您了。”阿明谦恭地合什拜别,又朝小姑娘挥挥手说:“小雀儿,再见。”
“叔叔再见。”小姑娘笑笑。
“那我们走了。”山达木对金村长说。
“走吧走吧。”金村长摆摆手。等他们三人刚转身要走,他突然在背后又低声补充一句:“其实,我挺感谢越共的。”
山达木微微一笑,领着两个客人离去。

彭子超和阿明当天返回金边后立即部署“取货”事宜。彭的别动队总共有四辆本田摩托,每天分两批,每批两辆摩托车,由子超和阿明各自带领,前往蓬西村。摩托车的坐垫进行了挖空改装,里边可塞进二三公斤的塑料炸药和一支手枪。山达木将谢风小组运来的炸药和武器埋藏在三合板厂后面一片荒废无人的工业垃圾堆里边。他们装完“货”,便在山达木家里蹲着,等到下午5点半才启程返回金边。这个时间点已经是暮色苍茫,“黑鹰”该回巢了,无心恋战,故一路上不会再遭遇拦截危险。
一连三天,他们顺利地把全部的“货”:二十多公斤塑料炸药、五支手枪和一百多发子弹,安全运回金边城,分散藏在队员们的家里。
取“货”的全过程,一直被一个人暗中窥视着,这个人正是金村长。但他装作啥也没看见,默许在自己管辖的区域内所发生的这一切,因为他是个“大好人”。山达木告诉彭子超说,金村长也是下柬埔寨人,他的父辈也曾与“越盟”有过“亲密接触”,再加上谢风他们上次来,把那个让他既恼火又很无奈的地痞少尉伦给赶走了,还给村民一个宁静的生活,也去掉了他的心头之患,所以他不会妨碍我们要做的事情。只要不是太过张扬,他甚至还能为我们悄悄撑起一把保护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