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6日 星期四

烽火岁月....( 连载 - 98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7)

当吴小慧把一份卷在一支烟卷里的最新情报传递到彭子超手中时,正是农历春节的大年初三,西贡军事代表团后天就将抵达金边。他们的行动保持高度机密,新闻界一无所知,所有的报纸都没有相关的消息报道。
这是一个移动靶,必须随时锁定目标,方可扣动扳机,准确将它击中。
谢挺罡、贺文龙、郑志杰三人奉命轮班监视波成东机场。因为战争的缘故,正常的国际航班不多了,而且,由于西贡军事代表团的重要性,他们的抵达必定要受到官方最高规格的保护,这也是确认这一“移动靶”可靠线索。

然而,131日,原定的西贡军事代表团抵达的日子,隐蔽在机场外围小树林中守株待兔的谢挺罡他们,在寒风中哆嗦了一整天,也没有等到“目标”的出现。这一天是正月初五。
当天晚上,他们三人在彭子超家聚首。听完谢挺罡的汇报,彭子超紧蹙双眉,思忖片刻后说:“可能是因为春节的缘故吧。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我就不信他们不来,明天继续盯。你们这两天辛苦了,需要换人吗?”
“不需要。”郑志杰抢着回答,“一点都不辛苦。挺好玩的。”说完,他嘻嘻嘻笑起来,肉呼呼的下巴一撅一撅的,像个没牙的老太婆,那副滑稽相把谢挺罡和贺文龙都给逗乐了。
19711月下旬的农历春节,是朗诺军事政变后柬埔寨华人社会迎来的第一个春节。尽管军政府并没有因为共产中国支持西哈努克和红色高棉而迁怒于华侨华人,对他们实施报复性惩罚或掀起反华排华恶浪,但侨胞们还是战战兢兢,夹着尾巴过日子,哪里还有什么心情过春节?往昔欢腾热闹的气氛没有了,家家户户关起门来悄悄祭拜一番祖先,祈祷老天爷保佑一家老小平安,然后阖府吃顿年夜饭,给孩子们发个压岁钱什么的,这个年就算草草打发过去了。
但西贡那边却完全不一样。春节不仅是中国人的,同时也是越南人最重要的一个传统民族节日,那是要热热闹闹隆重欢度的。按民族习惯,初五是一个分界线,过完初五春节才算过完。那位中将团长为了和家人共享一个完整的春节,临时决定将动身日期后顺延一天,并电话征求总统阮文绍的意见。反正也不差这么一天,阮文绍乐得做个顺水人情,便批准了。于是,代表团电告金边方面,说是有紧急军务处理,顺延一天,改于21日上午抵达。
果然不出彭子超所料。初六上午,波成东机场来了大批全副武装的宪兵,驾驶着大型美式警用摩托车,中间簇拥着十几辆黑色高级轿车;十点半,一架小型军用专机降落在波成东机场上。躲在机场外围小树林里静候的谢挺罡透过袖珍望远镜,看清了从飞机机舱里钻出来的军人确系西贡政府的高级军官后,立即发动坐下的本田HD90,驶出小树林,与守候在马路旁的贺文龙、郑志杰低声交代两句,便径直开走了。
不大工夫,一支庞大的车队从机场浩浩荡荡出发。在前面开路的宪兵拉响警笛,发出呜—呜—呜—的怪叫声,警告路人迅速退避。在车队的后方,有两辆本田HD90悄悄跟着它们,保持着一个安全的、不被怀疑的距离。跟踪者正是贺文龙和郑志杰。他俩一前一后,也保持适度的距离。第一次执行这样带刺激性的任务,让他们感到很兴奋,而罩在脸上的宽大的墨镜有效地掩盖了这种危险的情绪,使他们看起来不过是一个跑长途的赶路人。因为这一路上还布满许多便衣密探,窥视着任何一个形迹可疑者。
半个小时后,车队驶入诺罗敦大道。这是从机场到市区的必经之路。谢挺罡已经在路口旁一颗粗壮的酸子树下守候。这么安排分段盯梢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情况,让“目标”跑丢了。
车队呼啸而过。谢挺罡启动摩托车,朝后面的贺文龙和郑志杰打了一个手势,便跟上车队的屁股。贺、郑二人则拐入另一条街道,奔彭子超的家报信去了。诺罗敦大道是金边市内一条主干道,宽敞、明亮、干净,平日总是车水马龙,宪兵车队一路高鸣警笛,扬长而过,路上的车辆纷纷减速避让,交通就变得拥挤起来。谢挺罡凭着娴熟的驾车技术,闪展腾挪,一直咬住车队不放。
车队又拐了两个路口,十分钟后停在了金边最豪华的皇家大酒店跟前。宪兵们迅速跳下摩托,将酒店大门围成一个圈,脸冲外端枪警戒。西贡军事代表团成员一干人等在军政府官员的陪同下步入酒店。此时,谢挺罡已经调转车头,一溜烟消失了。
四个人聚齐在彭子超的家里,商议下一步的行动。一张小书桌上放着两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政府公务员常用的那种,里头已经装满塑料炸药,每一个公文包有5公斤,拉链的尾部伸出一小节导火索。它们是彭子超连夜组装出来的。组装炸药是件很危险的工作,必须经过专业训练才能做,目前只有彭子超一个人会。他还没来得及把技术传授给其他队员。
房间很窄,彭子超坐在书桌旁,这是家里唯一的一张桌子,是他在端华读书时老父亲特地给他买的;其他三人坐在木床上。他轻轻拍了拍两个公文包,平静地说:“这是我们给西贡的将军们准备好的春节礼物。这个礼物怎么送出去?现在我把我的想法跟你们说说……”
正在这时,木门吱呀一声被推开,阿明进来了,一脸兴奋,叫道:“阿超,告诉你一个好消息……”
还没说出是什么好消息,他就看见一屋子的人,都在严肃地坐着,不拘言笑,齐刷刷望着他,不禁尴尬起来,木讷道:“哦,正开会呀。那我等一下再来。”转身要走。
“哎,你等等。”彭子超把他叫住了,“阿明,你现在马上去皇家大酒店看看宪兵的布防情况,然后立即回来告诉我。骑我的HONDA去。”说完,把钥匙扔了过去。
阿明伸手接住钥匙,高兴地问:“他们,来了?”
“唔。”
“是在塔仔山附近的那个大酒店吗?”
“是。快去快回。我们等你的情报。”
“好的。”
屋外响起一阵摩托车引擎声,迅速远去。
彭子超接着说他的想法:“这是我们Z30在金边城里放的第一枪,一定要打响,还要打一个漂亮仗,造成轰动,威震敌胆。为了保险起见,我准备了两份‘礼物’,我们分两组行动。第一组是打冲锋的,直接袭击目标;第二组是后备的,一旦第一组没有打响或者是出了什么意外事故,第二组立即补上,完成第一组未完成的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