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25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99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08)

“那如果第一组已经打响了,第二组要怎么做?”贺文龙问。
“第二组就立即撤退。”彭子超说。
“我来打第一组。”郑志杰摩拳擦掌,跃跃欲试。
“我也打第一组,和阿杰一起。”贺文龙不甘示弱。
“你们都别争,听队长的安排。”谢挺罡笑着说。他是个美男子,脸颊上总有一对浅浅的酒涡,一说话就显出来,不笑也像笑着的,很有亲和力。
“我是队长,这第一枪必须让我先来。”彭子超断然说,“我和阿龙第一组,挺罡和阿杰第二组。”
“我跟阿龙换一下。”郑志杰心有不甘,插嘴道。
“我是爆破手,要坐在后面,阿龙是驾驶摩托的,他的技术比你好。你下来再好好练练。就这么定了。”彭子超的黄眼珠子逼视郑志杰两秒钟,不容许他再分辨。
贺文龙朝郑志杰办了个鬼脸。
接着彭子超就转到另一个问题:“现在我们需要探讨一下动手的时间……”
“还等什么?现在就打!”郑志杰又插嘴道。
“不好不好。”贺文龙又摇头又摆手说,“我看我们还是返回酒店再观察观察他们的动向,然后再决定不迟,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这个广府小伙子长了一个蒜头鼻,高颧骨大眼睛,脑子相当机灵,平时酷爱读武侠小说,并从中学会许多机巧谋术。
“我赞成阿龙的意见。”谢挺罡笑着说。
“我刚才让阿明去探听他们现在的警戒布防情况就是这个意思。”彭子超接过话茬说,“孙子兵法告诉我们,要避敌锋芒,攻其不备……”
在等待阿明回来的空档,彭子超再次不厌其烦地给郑志杰重复一遍引爆炸药的要领和逃离时间。第二组由谢挺罡驾车,郑志杰充当预备爆破手坐在车后座上,谢挺罡的车技是第一流的,怕就怕一向毛躁的郑志杰对要领掌握不准确,一慌乱就会铸成千古之错。
四十分钟后,屋外终于又听见摩托车引擎声了。阿明回来了。
“怎么样?”彭子超盯着阿明,问。
“宪兵太多了。”阿明轻轻摇摇头说,“渴坏了。我先喝口水。”他抓起桌上一个盛满白开水的玻璃杯子咕咚咕咚一气喝干,一抹嘴,接着说:“我是和阿海一起去的……”
“等等等等。”彭子超打断他的话,问:“阿海是谁?”
“是我的表弟呀。前天我跟你提过他的。他想加入我们。”
“哦。我给忘了。这件事下来再说。你接着讲。”
“我们刚到酒店时,宪兵不是很多,阿海数了数,12个。我们在对过马路边候了五六分钟,觉得应该回来向你报告一下,我吩咐阿海留下,我先回去。转身正要走,就听见呜—呜—呜,哗啦啦又来了一大堆宪兵,少说也有二十来个,把前后左右的路口都封锁了。听人们说是施里玛达要过来看他们,中午还要摆酒给他们接风。那时已经11点半多了。我又蹲了一会儿,看看没什么新情况了,就回来了。”
“正好。我们现在就动手吧。”郑志杰兴奋地叫起来,“冲进去,轰——,把施里玛达一起炸掉!”他做了个爆炸的动作,然后双拳互相使劲按压,指骨关节发出咔咔咔的响声。
“问题是你能冲进去吗?”谢挺罡笑着问。
“还没等你冲进去,啪!啪!啪!宪兵先把你打死了。”贺文龙伸出食指竖起拇指做手枪状,眯起一只眼,朝郑志杰虚拟开了几枪。
嘿嘿嘿,郑志杰咧嘴笑了。
彭子超没理他们,又问:“阿海还留在那边?”
“是呀。我让他继续蹲着。”阿明点头说。
“不能让阿海一个人蹲守。挺罡你来安排一下下面的人轮流盯梢,俩人一组,一组盯两个钟头,一直盯到晚上9点再撤;每换一班都到我这儿来汇报情况。晚上10点戒严,大家回去早点睡觉,养精蓄锐。你们三个人,明天早晨8点之前到我这里集合。我估计明天早晨他们的防守一定会松弛下来,这正是我们出击的好时机!阿龙,你不用去酒店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把两辆HONDA整个检查一下,务必要保持良好状态,油箱要灌满,特别要看看火嘴,不行就换新的,可别在关键时刻打不着火。”
“是。”贺文龙答应。他在摩托车修理行干过将近一年的时间,有一手相当不错的检修技术。
“那我和阿海干点什么?”阿明见没给他分派任务,有点着急。
“你们回家呆着。明天的行动没有你俩的事。”
“这不公平。”
“很公平。你和阿海今天干得不错,以后有的是机会。你晚上带阿海来见我,我和他聊聊。好了。按计划行动吧。解散!”

彭子超的家在一片木屋区里边。木屋区的住户大都是中低收入人群,主要是华人。彭子超的老父亲在这里已经住了将近三十年了。抗日年代,为了躲避战火,他远渡重洋,过番到柬埔寨。头几年是在码头扛麻包,靠卖苦力吃饭,后来不小心把腰扭伤,在床上躺了半年多,指着妻子给人浆洗衣服的一点微薄收入勉强度日。那时彭子超和姐姐都还很小,生活陷入困境。待到腰伤略微好转,能下地了,求助于金边的潮汕会馆,在热心肠的乡亲们的帮助下,老彭支起了一个小本生意的流动小吃档:笃笃面。
潮汕人被誉为东方的犹太人,他们的足迹遍及世界各地,除了头脑精明,很会做生意之外,他们还有许多祖传的烹调技术和小吃技艺,无论走到哪里,凭着这些拿手的技艺,就地取材,支一个摊档就能立足谋生。
柬埔寨潮汕籍华人最著名的小吃当属牛肉丸粿条,誉满东南亚。卖牛肉丸粿条需要在闹市设一个固定的摊档,摆上几张桌子板凳,一家人共同经营;而另一种更简便快捷的小吃售卖方式则是笃笃面了。
笃笃面是流动的摊档,一辆木制的煮面车装有四个轮子,能推着走街串巷,只要是有人要吃,招呼一声,两三分钟就可以煮出一碗香喷喷热腾腾的潮州风味的汤面来,还会让一小童用木托盘端着送到顾客面前,木托盘里还备有筷子、汤匙和调味料,一应俱全;吃完了,只需唤一声结账,小童就会前来收拾碗筷,取钱而去。笃笃面不仅味道鲜美、价格廉宜,而且服务周到,很受小市民们的欢迎。这种流动摊档有一个特点,卖面人推着车一边走一边由小童敲击一个空心竹筒,发出笃笃笃的响声,故名“笃笃面”。笃笃面的竹筒声清脆悦耳,尤其是在寂静的夜晚,听到这样的笃笃声,总会让人心里感到格外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