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8日 星期五

烽火岁月....( 连载 - 101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10)

翌日,天刚蒙蒙亮,彭子超就起床了。其实昨夜他就没怎么睡,脑子里一直在反复演练明天的袭击行动。这第一枪极其关键,只准成功不准失败,如果出现最坏的情况,他准备付出自己最宝贵的生命,与敌人同归于尽。
他起床后立即帮父亲拾掇整理煮面车。彭老伯在屋里听见响声,便问:“阿超,你在干啥呀?”

“收拾煮面车。”
“不用那么早。”
“等一下我要早点出去办事,先帮你收拾出来。”
“哦。你要早出去就早出去吧,我自己收拾也行。这几年不都是我自己一人干的吗?”
“没事的。你别管了。天还早,你再多睡一会儿吧。”
彭子超的手没有停下,一直到把活儿干完了。他知道,说不定哪一天就不能再帮父亲干活儿了。
谢挺罡、贺文龙、郑志杰分别骑着两辆摩托车准时来到。谢挺罡驾车载着郑志杰,贺文龙驾另一辆车,后座空着。彭子超两胳膊夹着两个鼓鼓囊囊的公文包从屋里走出来,交给郑志杰一个,自己抱着另一个,跨上谢挺罡的车,用低沉的声音下令:“出发!”
两辆摩托车一前一后,保持适度距离,直奔目标而去。可是,等他们来到皇家大酒店跟前,停在对面马路旁,却发现有点不对劲了。酒店门前格外安静,只停放着几辆普通的小轿车,既无警卫人员也看不见一个宪兵的影子;两个身穿酒店制服、头戴红色橄榄帽的印度仆役站在酒店的大玻璃门前,毕恭毕敬地为出入酒店的客人开门、关门。
坐在贺文龙身后的彭子超轻轻叫了一声:“糟了。他们很可能跑了。”他从后座上下来,将公文包轻靠在贺文龙的后背上,对贺文龙说,“我去打听一下。”
彭子超走到一个小杂货铺跟前高声叫道:“头家,买烟。”
“哎。来了来了。”小铺里头走出一个矮胖的老头,用潮州话问:“老兄,你要什么烟?”
彭子超也用潮州话反问:“潮州人?”
“是呀是呀。”矮胖老头笑眯眯道。
“来包……金钱牌的吧。”
“好的。”老头给彭子超拿了一包西贡出产的金钱牌香烟。
彭子超接过烟包,付了钱,又问:“有火吗?头家。”
“有的有的。”老头拿出一个煤油打火机,划了几下才打着火,递到彭子超面前。
彭子超点燃一支香烟,深吸一口,然后让烟雾从嘴里和鼻孔里缓缓流出来,漫不经心地问:“昨天我从这里经过,有那么多宪兵把守着,今天怎么一个都没有了?怎么回事呢?”
“嗨,老兄你不知道呀?昨天听说从西贡来了一帮什么重要人物,我看见他们从车上下来,都是军官。后来,又听说施里玛达也来了,跟来好多宪兵,把路口全都封锁了。一直到晚上10点钟宵禁,我打烊了,关上门,又听见对面乱哄哄的不知道折腾什么,隔着门缝偷看,看见他们出来坐上汽车,呼啦啦又都走了。”
“是吗?真有意思。他们没再回来?”
“没有。他们走后,酒店就安静了。宪兵也撤走了。”
“哦。”
这时,又来一个要买烟的人。趁胖老头招呼顾客之际,彭子超悄悄返回,坐上摩托车,对贺文龙说:“撤!”
“去哪儿?”
“阿海家。”
“嗯。”
贺文龙左脚换挡右手一扭油门,呼——,疾驶而去。
一直在后面50米开外等候的谢挺罡知道情况有变,立即启动跟上。
阿海姓胡,是阿明的表弟,长得人高马大,说话有些磕巴,一个自由自在的生意人,在阿明的激情鼓动下决定加盟他们。昨晚,他和阿明一道去了彭子超的家,子超与他简单的谈了谈,同意接纳他,但还需报上级批准。昨天下午,贺文龙检查完摩托车之后,载上阿明一起去阿海家认了认门。
阿海家就在塔仔山附近一幢居民楼的二层。他是做走私香烟生意的,平时经常去码头或车站接货,但今天没出门,一早阿明就过来了,约他去皇家大酒店“瞧热闹”。他俩正要出门,彭子超他们来了。
“怎么样?”阿明急切询问,“还没动手吗?”
“目标丢了。”彭子超说。他把车钥匙环套在食指上哗啦啦的转圈,若有所思。
“丢……丢了?什么……丢了?”阿海莫名其妙,问。
其他人有些沮丧,都看着彭子超,没人答腔。
彭子超转了十几秒车钥匙,抬起眼望着阿明说:“阿明,你去,到楼下对过的报摊翻看今天所有的柬文报纸,看看有没有关于他们的行踪报导。”
彭子超刚到阿海家楼下时就注意到马路对过有一个卖报摊。随时随地观察周围地形特征并了然于心,是他优秀的职业习惯。
“唔。”阿明立即离去。
彭子超扫了一眼几个战友,只见他们情绪低沉,脸色凝重,便微微一笑,开导说:“大家别这么垂头丧气好不好。我来分析给你们听,他们跑不了,肯定还在金边城里。你们想想看,他们是干什么来的?他们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是绝不可能跑回西贡去的。他们能跑到哪里去呢?无非就是换一个饭店下榻罢了。昨天他们太张扬了,动静太大了,他们肯定是怕出事,所以趁着宵禁时间换一个地方睡觉,没有人能在宵禁的时候跟踪他们,他们确实很聪明……”
正分析着,阿明急匆匆回来了,手里攥着一份柬文《共和国日报》。他把报纸摊开在茶几上,指着头版头条的一幅照片说:“看,这上面写的是:施里玛达副首相设宴款待西贡国会议员代表团。”
“是西贡军事代表团。”郑志杰立刻加以纠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