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12日 星期二

烽火岁月....( 连载 - 102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11)

“但是这上面明明写的是国会议员代表团呀。”阿明用手指戳着报纸争辩。
“你准是看错了。应该是军事代表团才对。”郑志杰不肯示弱。
“别争了!争什么争!”彭子超瞪起眼珠子,制止他们俩的抬杠,粗声说:“这是假招子,障眼法,为的是不暴露他们的真实身份,你们连这个都看不出来吗?”
郑志杰和阿明顿时闭嘴不语了。

“阿明,快详细看看这条新闻,有没有报导他们新的住宿地?”
“我刚才一边走一边看了,没有。”阿明摇摇头,“这上面说的还是昨天在皇家大饭店里的事情。”
“还有别的报纸呢?有没有相关的消息?”
“没有。我在报摊上翻遍所有的报纸,就这一份《共和国日报》有这条消息,这才把它买下来。”
“你们谁对市内各个高档宾馆饭店比较熟?”彭子超转向大伙儿,问。
阿海指了指阿明说:“他熟。”
“他?他能熟吗?”贺文龙有点不屑,“他整天在菜园子里锄地、浇水、捉虫子……”
阿明嘿嘿笑了:“阿龙老弟,太小瞧老哥了。不是我夸口,金边市主要的高档宾馆饭店,他们的餐厅厨房我随便出入。”
“是吗?”贺文龙惊讶地问,“你……和他们的厨师认识?”
谢挺罡用手掌撸了一下贺文龙的头,笑道:“真笨!阿明给他们送新鲜蔬菜呀。”挺罡曾经在一家宾馆里当过一段时间厨师。
“哦哦哦。”贺文龙摸摸脑袋,不好意思的说:“真是小瞧阿明老兄了。对不住了。对不住了。”
“阿明,跟我走!”彭子超霍地站起身来,对其他人说:“你们都在这儿等着。别动,等我回来。”
阿明驾着摩托车,带着彭子超在金边城里飞奔,展开拉网式搜索,一家一家宾馆饭店寻找“目标”的踪迹。这个“目标”的踪迹很好辨认,只要门前有宪兵把守,那就一定是。
留在阿海家的四个大老爷们百无聊赖,坐立不安,只有阿海比较放松。因为他刚加盟,还不算正式的,知道的事情不多,而且这次行动也没他什么事,看见他们三个人抓耳挠腮干着急的样子,灵机一动,从抽屉里取出一副扑克牌,朝他们挥了挥,说:“打……打扑克,怎么样?”
“太棒了!打!”郑志杰一拍大腿,嘻嘻笑了。
“好哇。阿龙,快过来呀。”谢挺罡朝贺文龙招招手。
“可我不怎么会打。”在阿海的单人床上歪躺着的贺文龙懒懒的说。
“嗨。我来教你。很好学。”
四个人围着茶几吆五喝六的甩起扑克来。
谢挺罡时不时抬头看看墙上的挂钟,玩得有些心不在焉,老输。情绪好像会传染,一个小时过去了,其他俩人也开始烦躁起来。又一个小时过去了,郑志杰终于耐不住了,把手中的一副牌啪!全甩到茶几上,嘟囔说:“不玩了。不玩了。怎么搞的,还不回来呀?”
墙上挂钟显示的时间是1110分。
“我也不玩了。没劲。”贺文龙兴趣索然,也把手中的牌扔到茶几上。
“怎么就没点耐心呢?”谢挺罡看了他俩一眼,慢声慢语说,“要想抓到狐狸,就必须比狐狸更狡猾。”
“今天这个仗还打不打了?”郑志杰又嘟囔一句。
“当然要打!”彭子超正好推门进来,接过郑志杰的话茬。
阿明随后也跟进来。
“找到了?”三个人噌地站起来,几乎是不约而同的问。
“找到了。”阿明回答。
“在哪里?”
“第三区警察局旁边的环球宾馆。”
彭子超从墙角轻轻抱起一个公文包,把另一个递给郑志杰,然后下令:“我们出发!”
阿明、阿海目送他们消失在门外。
两辆本田摩托车一前一后,风驰电掣,朝“目标”扑去。
第三区警察局地处郊外,已经远离闹市,人车渐稀,若是袭击成功,则可以尽量少的误伤平民。战争期间,枪炮无情,子弹从来不长眼睛,误伤往往在所难免,彭子超本心并不愿意看到误伤情况发生,但是,完成上级交给的战斗任务是一个军人必须一往无前的天职,无暇旁顾。西贡军事代表团几番挪移,以为躲避到郊区并且守着一个警察局,安全系数就相对要大一些,然而,对于一个优秀的猎手来说,这恰恰是可以充分利用的环境因素。
此时此刻,彭子超已经心无杂念,他紧抱公文包,双目直视前方,任凭耳旁风声呼啸,只有一门心思:逮住“目标”,把它炸掉!
贺文龙的驾车技术相当了得,速度指示盘的指针已经转到“90”的刻度上。 他全神贯注,硕大的墨镜罩在脸上,替他的眼睛挡住强劲的气流,使他能够不受干扰,轻松地不断超越前面的车辆,划出一道道优雅的弧线。不到半个小时,第三区警察局门前的旗杆已经进入视野,并且迅速向他靠拢。
然而,就在贺文龙减速、转弯、捏紧离合器之际,紧挨着警察局的环球宾馆门前出现的一幕让彭子超懊恼不迭:一辆豪华大巴刚刚启动,在二三十个骑着大型警用摩托车的宪兵前呼后拥下,缓缓驶离宾馆,而且很快就换挡加速了。
很显然,那辆受到宪兵特殊保护的豪华大巴里头坐着的,肯定就是西贡的将军们。他们该换坐骑了,弃小车而乘大巴,可能只是为了方便出行。
“目标”眼看着又要从眼皮底下溜掉了。
“跟上吗?”贺文龙问。
“不。停车。”彭子超回答得很果断。
“停车?为什么?不打了?”
“叫你停车就停车。快点!”
“是。”
贺文龙无奈,只好踩住刹车闸,但还跨骑在车座上。
“你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