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11月15日 星期三

烽火岁月....( 连载 - 104 ).... 林新仪

                                          第十五章  金边城里的战斗 ( 13)

彭子超的枪法精准,在Z30小团是颇有点名气的,更何况两个宪兵距离他只有20多米,子弹绝无虚发之理。见对手撂倒了,他立即卯足劲大步飞奔,朝侧门冲过去……
守卫在湄江酒店正门的三十余个宪兵怨声载道,因为他们已经饥肠辘辘了。为了保护这些该死的南越军官在里头吃喝玩乐,他们必须饿着肚子在马路上戳着,真他妈窝囊!正当他们围着领头的宪兵队长发牢骚,要求让酒店餐饮部给送点吃的出来,突然,砰!砰!几声清脆的枪声——金边城里的第一枪,从侧门方向传来,有如晴天霹雳,把他们给打懵了,在他们的职业生涯中从来没有遇到过,一时不知如何应对。
还是宪兵队长反应快,他瞬间清醒过来,大喝一声:“有刺客!第1小队留下守卫,第2、第3小队随我来。快!快!”
一阵杂乱的咔嚓咔嚓机械撞击声音,宣告所有的武器全部子弹上膛。二十来个宪兵持枪冲入酒店大堂,直奔侧门而去。
酒店里的工作人员都吓傻了,纷纷躲避让路。
在街角守候待命的谢挺罡也听见枪声了,同时看到宪兵们乱哄哄的,有一多半跑进酒店里去了,还有十个左右留守正门,他们个个神经紧绷,双手握枪,枪口斜着朝天,高度警惕着周围的一切。
郑志杰着急了,对谢挺罡说:“子超出事了。冲过去吧。我去炸他们!”
“先别动。”谢挺罡冷静道:“我们现在冲过去只能是白白送死。我相信子超不会有事的。再等等看。”
湄江酒店餐厅今天由西贡军事代表团包场,只有他们在用餐,没有别的顾客。墙上的时钟显示的时间是下午25分,宴席已经接近尾声,餐桌上杯盘狼藉,军官们酒足饭饱,一边剔牙一边闲聊。
一个领班走到中将团长的身边,哈着腰,毕恭毕敬地用越南话问:“先生,这饭菜,您还满意吗?”
“满意。很不错。”中将点点头表示赞许。
“请问阁下,是不是要……开房间休息,娱乐娱乐?”
“不。不。我们还有公务。买单吧。”
“好的。好的。”领班唯唯诺诺退下。
中将对身边一个副官说:“今天这顿饭由我们来结账。等一下你付钱。我去一趟洗手间。”说完,他起身朝餐厅后面走去。
中将走进香气扑鼻的洗手间,站在小便器跟前刚刚解开裤子,就听见砰!砰!砰!砰!外面响起数声枪声,顿时愣住了,他隐约感到情况有点不妙,决定先不急于出去。而餐厅里的军官们皆惊愕不已,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餐厅的大门洞开着,前面是一条走廊,走廊左边斜对过就是侧门。彭子超从侧门闪进来后立即朝餐厅冲过去。但是,他马上发现,走廊的那头同时出现了一群宪兵,他们手执武器,也正朝他猛扑过来。
跑在最前头的宪兵队长显然已经看见他了,一边跑一边用手枪指向他,叫道:“什么人?给我站住!”
他们来得太快了!彭子超和宪兵们之间的距离在相向奔跑中迅速缩短。
没有时间了!根本就来不及思考!彭子超当机立断,拉着了导火索,将公文包放在地上用力朝前一推,然后转身拔足狂奔。
公文包朝餐厅大门滑行了一小段距离便停了下来。由于地板的阻力作用,它未能滑进餐厅里头,正好停在门口。这是一个小小的遗憾,使得它在爆炸的时候杀伤力大为减弱。
宪兵队长已经跑到公文包跟前,正想观察一下公文包是个什么玩意儿,却看见公文包的拉链下面在吱吱冒着缕缕白烟,一个小火点迅速往上窜,一股呛鼻的火药味弥散在空气中。他顿时吓得面色如土,大叫:“炸弹!快跑!”自己先掉头夺路逃命。
宪兵们乱作一团,互相推挤、碰撞,再也顾不得许多,逃命要紧,只恨爹娘少生两条腿。
餐厅里的西贡军官们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开始一阵骚乱,惊慌失措,但他们毕竟是经过战争历练的职业军人,危急时刻有人高声喊道:“快趴下!”只听见稀里哗啦,许多人就地卧倒,双手抱头。
导火索继续燃烧,最后几秒……
彭子超冲出侧门之时,贺文龙已经在门口候着,不停地小幅扭动油门,摩托车发出一阵阵的咆哮。他一把抱住贺文龙的腰部,一个腾空,就像体操运动员跳鞍马似的,双腿叉开,稳稳跨坐在摩托车后座上——这个动作他们平时已经演练过无数遍,非常精准。
“走!”彭子超喘着粗气下令。
贺文龙立即用力一拧油门,摩托车怒吼一声,飙出老远,只用五六秒钟就开到了拐角处。
就在这一刹那,轰——!一声惊天巨响,震得耳膜嗡嗡生疼。剧烈的爆炸引发的强大冲击波虽然被酒店的墙壁挡了一下,势头有所减弱,仍挟带着威猛的气浪撞向摩托车……
正在全神贯注减速换挡的贺文龙好像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猛然推了一下,不由得一个趔趄,摩托车顿时失去平衡,眼看就要摔倒。但贺文龙就是贺文龙,他反应非常敏捷,飞快伸出一只脚牢牢踩住地面,努力支撑着不让自己歪倒,然后奋力扶起已经倾斜成45度的摩托车,彭子超也在后座上助他一臂之力,终于找回平衡,化险为夷。随后,贺文龙一流的驾车技术便大放异彩,摩托车飞也似的融化在熙熙攘攘、惊慌混乱的车水马龙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谢挺罡和郑志杰也被巨大的爆炸声震得一哆嗦,但他们心内狂喜,袭击成功了!这第一仗打得真漂亮!酒店正门外开始出现混乱了。看见一群狼狈不堪、丢盔卸甲的宪兵互相搀扶着受伤者从饭店里头跑出来时,谢挺罡微微一笑,对身后的郑志杰说:“肚子饿了。咱们回子超家吃笃笃面去。”说完,驾着摩托车一溜烟扬长而去。

三天之后,吴小慧给彭子超捎来四米大尉的口信,367特工团为他和他的战友们记了一等军功。
Z30打响了第一枪,紧接着,同属367团的Z20Z15也相继展开了别动战斗。金边城从此不得安宁了。
1971年到1974年,数不清的袭击行动制造的枪声炮声爆炸声此起彼伏,搅扰了金边市民诚惶诚恐的生活,同时也为他们增添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谈资,使得他们的某种期待越来越浓烈了……